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商业 查看内容

日本政坛或迎“第三次安倍内阁” 安倍为何此刻选择回归?-财新闻

 11月11日上午,岸田文雄当选日本第101任首相的第二天,自民党内最大派阀——清和政策研究会(清和会)召开全会,决定由前首相安倍晋三担任会长。由此,拥有95名参众两院议员的安倍派宣告诞生。...

 11月11日上午,岸田文雄当选日本第101任首相的第二天,自民党内最大派阀——清和政策研究会(清和会)召开全会,决定由前首相安倍晋三担任会长。由此,拥有95名参众两院议员的安倍派宣告诞生。距离其父亲安倍晋太郎因去世离任该会会长的1991年,整整过了30年。

 安倍在全会上致辞说:“为了让下一代继承让人自豪的日本,希望与大家一起共同努力。”他同时还提到了心心念念的修宪:“修宪是(自民党)立党以来的党纲,我们要引领相关讨论。”

image.png

 由于家族传承,安倍一直是清和会的重要成员。2012年9月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安倍为了展示自身在党内不偏不倚的政治立场而脱离清和会,但后者依然是他的重要支柱。2020年卸任首相后,安倍与清和会保持沟通,在去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助力菅义伟顺利接棒。今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利用先分散再合并选票的策略,再度把岸田文雄送上总裁宝座。如今,随着众议院大选尘埃落定,安倍选择这个时机高调回归,背后究竟有何打算?

 安倍为何此刻选择回归?

 自民党1955年成立以来,一直存在公开的党内派阀,目前主要有清和会(安倍派)、志公会(麻生派)、平成研究会(旧竹下派)、宏池会(岸田派)、志帅会(二阶派)等。按上世纪的惯例来说,内阁阁僚与自民党内部职位须平衡各派阀利益,所以自民党议员一般会选择加入派阀,获取更大的政治利益。

 不过,从2001年小泉纯一郎就任首相开始,为了强化首相官邸的权力,他尝试打破派阀影响,利用分配内阁职位的原则,从派阀之间的平衡转向按需任命人才,对许多小派阀议员委以重任,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派阀的地位。

 作为小泉纯一郎的后任,安倍也力求打破派阀政治,在其第二个任期(2012-2020年)内,首相官邸牢牢抓住了内阁阁僚与党内职务的人事权,派阀标签已经不再重要。正因如此,目前已有两成自民党议员选择不加入任何派阀,而是结成各种政治小团体。

 “去派阀”行动在今年自民党总裁选举期间酿成极大声势。清和会议员、前首相福田康夫之子福田达夫召集了90多名各派阀的中青年议员,组成“党风一新之会”,要求打破派阀政治,允许议员根据自身意见选举总裁。

 最初,“党风一新之会”被政界看作是支持热门总裁候选人河野太郎的政治组织,但随后福田达夫选择支持岸田文雄。岸田当选总裁后也投桃报李,任命他为自民党总务会长。对于仅有三次当选议员经历的福田达夫来说,这无异于“破格提拔”。

 这场“去派阀”行动中,各派阀迫于舆论压力,纷纷允许议员们“自主投票”,不在派阀层面公开设定支持者。如此一来,清和会的选票主要流向岸田,安倍公开支持的高市早苗并没有受到青睐,在第一轮总裁选举中就被刷了下来。

 党内派阀的动荡一定程度上引发连锁效应,本次众议院大选中,自民党出现向心力不足的情况。在德岛县8次竞选成功的“世袭议员”后藤田正纯与自民党德岛县联合会出现矛盾,导致他丢掉德岛县1区的“铁票仓”,只能依靠四国比例选举区“复活”。

 类似的“铁票仓”自民党总计丢掉了17个,直接导致其在众议院的议席从281席降至255席,虽然依旧维持最大党派地位,但已是2012年自民党重夺政权以来的最低水平。

 最麻烦的是刚刚当选自民党干事长甘利明,他丢掉了神奈川县13区,成为自民党首个丢掉铁票仓的在任干事长,最终不得不引咎辞职。对于自民党来说,重塑党内向心力与凝聚力成为当下重点,安倍的回归随即提上日程。

 2021年众议院大选自民党党部开票现场,甘利明丢掉铁票仓,被迫向岸田文雄请辞。图片来源:朝日新闻

 众议院选举结束后不久,“安倍重返政坛”的消息便传遍日本。日媒于11月4日披露,安倍或将以细田派新任会长的身份重返政坛,因为如今的细田派会长将成为众议院议长,而议长的位置则要求其脱离党派、成为一位无党派人士。

 虽然已经辞职,但经过多个首相任期,安倍在政治家中的影响力不可小觑。比如前文提及的“党风一新之会”,90多名成员都是所谓“安倍的孩子”(Abe’s Children),即安倍任内的三次选举(2012年、2014年、2017年)中首次当选的众议员,这些人的当选与安倍在国民中的高人气密不可分。

 安倍选择现在回归清和会,既能凝聚派阀本身,又能对“安倍的孩子”们起到“传帮带”作用,从而稳定自民党内部的政治生态。

 “第三次安倍内阁”到来

 安倍的回归势必会给日本政坛带来新局面。

 目前,自民党内最大两派——安倍派(87人)和麻生派(48人)分别由两位前首相领衔,现任首相岸田文雄所在的岸田派只有41人,在自民党内部只能排行第四。实力对比如此,意味着岸田内阁若想正常运转,必须与两位前首相合作。

 从内阁省厅大臣的构成来看,安倍派占据3席,与菅义伟内阁时期相同;但安倍派的松野博一担任内阁官房长官,拿到这个承上启下的关键职位,象征着安倍派的势力获得扩充。相比之下,岸田派(不含岸田)占据3席,余下麻生派、旧竹下派、二阶派、无派阀各占据1席。

 由此来看,岸田内阁一旦操作不慎,很可能让自身陷入“少数派”。岸田派议员也曾透露,“首相认为应在政权运营中反映全党的意见。那么,自然也要考虑到党内最大派阀首脑的意见。”

 早在岸田内阁成立初期,日本著名政治记者池上彰就评价说:“岸田说过自己的特长是‘听别人的话’,问题在于听谁的话呢?从党内职务分配来看,明显是听安倍、麻生以及甘利明的话嘛。这不就是事实上的‘安倍第三次内阁’吗?”

 作为安倍第二次内阁时的外务大臣,岸田文雄与中国打过很多次交道。目前岸田任命的外务大臣林芳正不仅在美国政界人脉广泛,还担任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被媒体视作“知华派”。日本共同社认为,他上任后或将致力于处理日中外交课题并强化日美同盟。这一任命被不少中文媒体解读为释放对华友善的信号。

 现年60岁的林芳正深受岸田信任,在岸田派中担任“座长”(会议主席),是岸田派的“二把手”。他曾参加过2012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但败给了安倍。在10月的众议院选举中,林芳正从山口县3区参选并当选为众议院议员。

image.png

 林芳正的“亲华”倾向曾引起自民党内部保守派人士的担忧。据《读卖新闻》10月10日报道,岸田在起用林芳正前曾给安倍和麻生两人打电话通气。但是,两人都认为林芳正“在对华关系上可能会给国际社会带来错误信息”,态度谨慎。对于安倍晋三本人来讲,林芳正更有一层选举层面的隐忧。由于地方人口减少,林芳正所在的山口县3区与安倍晋三所在的山口县4区即将合并,本次林芳正得票9.6万张,远远超出安倍晋三的8万张,在地区内部显示出稳健的人气。一旦选区合并,届时自民党到底会拥立谁作为新选区的候选人,仍然是一个未知数,这也让安倍对林芳正有着极强的提防心态。

 但是,岸田不愿让步,《读卖新闻》认为,这是为了能从岸田派中选出重要阁僚,从而取得内阁内部的平衡。加上岸田曾担任长达4年7个月的外务大臣,对此职位格外重视,“希望知心的、可以信赖的人留在内阁”,因此起用林芳正。

 正是考虑到外界疑虑,林芳正11月8日在富士电视台的节目中表示:“虽然被称为‘知华派’,但我不会‘媚中’。在谈判上,清楚对方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而在今天的记者会上,林芳正再度表明意向,计划辞去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一职。

 另一方面,岸田也兑现自己在总裁选举时的诺言,在首相官邸设立“人权问题担当辅佐官”,任命原防卫大臣中谷元担任。

 中谷元是跨党派组织“对中政策国会议员联盟(JPAC)”议长,该组织多次发表对中国香港及新疆问题的批评,以制定日本版“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美国2015年通过的法律)为目标。这么看来,岸田内阁又在释放对华不友善的信号。


猜你喜欢

国家公务员考试弃考率高达35%?预计2022年国考将有63万人弃考

EDG夺冠引全网热议英雄联盟到底有多火?决赛线上观看人次超5亿

成品油价格上调 成品油价格多少钱一吨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