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汽车 查看内容

石头科技“去小米化”阵痛业绩承压昌敬财富锐减144亿跨界造车再临大考-财新闻

石头科技“去小米化”阵痛业绩承压 昌敬财富锐减144亿跨界造车再临大考

一年半之间,曾经股价猛涨5倍的“疯狂石头”不再疯狂了。

4月21日晚间,昌敬控制的石头科技(688169.SH)披露的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1.90亿元,同比下降1.47%。

这是自2017年以来,石头科技出现的扣非净利润首次下滑。

昌敬是资本演绎的一个传奇。

2014年,80后昌敬起家创业,邀约3名合伙人共同出资20万元,创办石头科技。曾供职微软、百度的昌敬深谙资本蕴含的强大力量,从一开始,他就寻求资本加持。2016年,昌敬搭上了小米集团的快船,借助小米生态链,他推动石头科技变成“疯狂的石头”。

然而,在关联交易备受质疑下,高度依赖小米的石头科技开始“去小米化”,业绩承压。

在此之际,昌敬却杀进造车领域,试图再一次借助资本力量异军突起。然而在资本争相涌入造车领域下,后来者昌敬能演绎好资本故事,再造一个“石头科技”吗?

依赖资本崛起7年暴赚超200亿

在资本获利后开始撤退之际,昌敬实际控制的石头科技也逐步显现出颓势。

昌敬出生于1982年8月,1999年9月至2006年7月就读于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先后获得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雾芯科技实际控制人汪莹有些类似,离开校园后,昌敬并没有立即创业,而是“打工式历练”。2006年7月至2007年11月,昌敬入职北京傲游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技术经理。2007年11月开始进入微软,出任程序经理,直到2010年2月才离开,离职微软,昌敬的下一站是腾讯,担任高级产品经理。

在腾讯,昌敬只干了一年就离职了。他寻思自主创业,在2011年2月创立北京魔图精灵科技有限公司,但在当年12月,他又加盟百度,从2011年12月到2014年7月,担任百度高级经理。

在多家知名公司历练八年,昌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与阅历。

2014年,是昌敬人生转折点。当年7月,他从百度辞职,和丁迪、毛国华、吴震共同出资20万元,创办石头科技,开启人生真正的创业之旅。在计算机领域深耕多年的昌敬决定,还是干老本行,发力机器人。

2007年,比尔盖茨曾预言,机器人即将重复个人电脑(PC)崛起的道路,在每个家庭普及,彻底改变这个时代的生活方式。

昌敬的想法是,石头科技的产品,走进千家万户才会有生命力。于是,石头科技的机器人,定位家庭等智能扫地机器人。

目前来看,昌敬是成功的。石头科技在2014年7月成立,2020年2月21日就成功登陆上交所科创板,成为A股市场上扫地机器人第一股。

上市后,石头科技备受资本追捧。公司首发价格为271.12元/股,2021年6月21日,股价一度飙升至1494.99元/股,成为科创板第一高价股、A股市场上仅次于贵州茅台的第二高价股,累计涨幅约为4.51倍。石头科技也被市场称为“疯狂的石头”、“扫地茅台”。

此时的昌敬更是风光无限。短短7年时间,投资不到20万元,博得232.78亿元身家,毫无疑问,昌敬创造了一个奇迹。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回望历史,昌敬的成功与暴富,是无形之手资本在背后推动。

公开资料显示,石头科技成立当年就筹划融资,并成功获得小米数百万美元投资。两年之后的2016年,石头科技搭上了小米生态链的快船。

依托小米生态链强大流量加持,石头科技实现了超高速增长。2016年,石头科技实现的营业收入仅为1.8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亏损0.11亿元。而到2017年,加入小米生态链仅仅一年,石头科技的营业收入猛增至11.19亿元,同比增长幅度高达510.95%,净利润0.67亿元、扣非净利润0.9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约7倍、9倍。

石头科技继续高歌猛进。2018年至2020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51亿元、42.05亿元、45.30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为172.72%、37.81%、7.74%。对应的净利润为3.08亿元、7.83亿元、13.69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为359.11%、154.52%、74.92%。

2020年底,顺为资本持有石头科技9.64%股权,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为8.89%,二者均被市场视作小米对外投资平台,合计持股18.53%,仅次于昌敬的持股比23.24%。

再发力造车危机重重

依托资本力量,昌敬获得了成功。如今,他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造车。

今年1月底,昌敬造车的消息在市场上盛传。搜索发现,今年1月,一家名为上海洛轲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注册成立,其经营范围涉及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新能源技术研发等,法定代表人昌敬,昌敬持股40%,为其第一大股东。

与此同时,昌敬的造车项目洛轲汽车,已经在2021年底完成1亿美元融资,领投方是腾讯集团,投资机构红杉也参与了投资。

今年4月,针对市场传言“石头科技造车”,石头科技澄清,洛轲汽车融资项目与其没有关联,公司没有参与。

昌敬似乎是复制了此前造扫地机器人的操作模式,本次造车梦想,从一开始就引进资本加持,试图再一次借助资本力量异军突起。

对此,市场似乎并不看好。一方面,新能源汽车资本入局者众多,不仅仅有传统造车势力,也有格力、宝能等一大批知名企业入局,还有包括百度、小米集团等造车新势力豪掷巨资强力布局,市场将异常激烈。另一方面,造车的资本投入远非造机器人可比,昌敬能否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存在较大变数。不仅如此,在造车方面,各路资本早已蜂拥而入,昌敬属于后来者,能否分得一杯羹,也很难说。

在积极推进造车之时,昌敬发家的石头科技危机开始显现。

一直以来,石头科技的崛起备受市场诟病,其巨额关联交易更令市场质疑其独立性。

事实上,石头科技没有自己的生产基地,产品靠委托加工,小米定制业务占公司营收比例偏高,高度依赖小米。近年来,公司开始逐步去小米化,经营自有品牌,2020年,自有品牌营业收入占比接近90%。但是,公司将与小米产品展开竞争,而其自身并无明显优势。

此外,去小米化后,石头科技面临渠道建设和品牌塑造问题。

2020年,石头科技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仅为7.74%,首次出现个位数。2021年,公司的营业收入虽然实现了28.84%的增长速度,达到58.37亿元,但净利润为14.02亿元,同比增速仅为2.41%,增速为历史新低,其扣非净利润更是历史性地出现下滑,下滑幅度为1.37%,比2020年少0.18亿元。

近两年,石头科技的销售费用大幅增长,2020年、2021年分别为5.59亿元、9.38亿元。

此外,扫地机器人行业市场竞争加剧。2021年,黑马云鲸的扫地机器人销量似乎已经超过石头科技。此外,科沃斯的销量更是稳居第一,2021年销售收入达到130.86亿元。

二级市场上,石头科技的股价大幅下跌。到今年4月22日,其股价回落至574.48元/股,将巅峰时股价下跌了约61.57%。与之对应的是,公司市值从1002亿元缩水至384亿元,整整缩水了618亿元。

昌敬的身家也大幅缩水至89亿元,较巅峰时锐减约144亿元。

扫地机器人产品结构单一,竞争加剧,业绩承压,昌敬忙着杀进新能源汽车领域。未来,昌敬或将面临全所未有的挑战。

评论(0)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