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环保 查看内容

易烊千玺等人考入国家话剧院,流量明星考编为何引发争议-财新闻

 7月6日,中国国家话剧院公示2022年应届毕业生拟聘用人员,易烊千玺、罗一舟、胡先煦等在列。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风向从最初的“恭喜三人成功考入国话”转向“招聘免笔试是否合规”,进而又陷入“...

 7月6日,中国国家话剧院公示2022年应届毕业生拟聘用人员,易烊千玺、罗一舟、胡先煦等在列。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风向从最初的“恭喜三人成功考入国话”转向“招聘免笔试是否合规”,进而又陷入“明星考编是否使用特权”的争议。

 针对此事,中国国家话剧院工作人员最新回复称名单上人员尚处于公示阶段,并没有录取,公示期出现异议的情况会向领导反映,向上级单位报批。截至7月11日上午,针对网友对招聘流程是否公平公正等质疑,国家话剧院尚未作出进一步回应。第一财经多次拨打公示期受理电话,一直处于忙线状态。这份拟聘用公告公示期为7月7日至7月15日。

 实际上,明星考编并非新鲜事。2020年,刘昊然考入中国煤矿文工团,岗位是话剧演员。2021年,关晓彤、张艺兴以人才引进的方式加入中国国家话剧院(以下简称国话)。两则消息在当时均引发了诸如“流量明星能否演好话剧”的讨论,但都不及今日舆情之汹涌。为什么这一次会引发如此巨大的波澜?

http://pic.danews.cc/upload/mjm/20220711/3e9567918c562bae5d6f6366d15dcfa3.png

 此次国话拟录取的三人,均为中央戏剧学院2022年应届毕业生,00后。其中,易烊千玺名气最大,作为TFBOYS组合成员,在新浪微博拥有超过9000万粉丝。但其真正“破圈”,还是在出演了《长安十二时辰》《少年的你》等影视作品之后。今年春节档,他在两部大片《长津湖》和《奇迹·笨小孩》中担当主角。

 胡先煦为童星出道,曾出演电影《百鸟朝凤》,近几年通过《棋魂》《小别离》等影视剧中的演出,逐渐被观众所认识,也是近年来人气颇高的青年演员之一。罗一舟是偶像选秀节目《青春有你3》的C位选手,并作为IXFORM组合成员活跃在唱跳舞台,他的影视剧经验不及前两位丰富,但却是三人中唯一有话剧舞台经历的演员,曾在话剧《白蛇》中饰演许仙。

 一名戏剧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向第一财经表示,在她看来,演员“考编”是一件挺正常的事情:“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活跃着许多影视行业、戏剧行业从业者,他们大部分都是自由职业者,但受到疫情影响,工作机会和演出机会都变少了。像这种国家级的剧团院团,虽然也会受到疫情影响,比如限流等,但至少还是“旱涝保收”的,无论如何还是会排戏、演戏。”

 不过,与大部分同班同学或其余同世代年轻演员相比,三位年轻毕业生,尤其是易烊千玺已经拥有了其他人所无法企及的影视资源和机会。在流量为王的时代爆红,从唱跳歌手转型成为一名演员,易烊千玺的成长路径曝光在所有观众的眼皮底下,

 在看到易烊千玺考入国话的消息时,许多人的质疑之一,是他的演技与能力是否与岗位需求匹配;在工作量已经如此饱和的情况下,他是否有时间参与话剧作品的排练?通常,一台话剧作品的排练期至少两个月左右。

 这些疑问又将讨论的焦点引向了国话招聘流程是否合规,比如为何演员岗不设笔试、演员的文化素养是否也应该作为评判标准等。国话在今年三月发布的招聘公告中明确演员岗位不参加笔试:“通过资格审查的人员直接进入面试。面试分三次,每次面试总成绩为100分,60分及以上为合格,60分以下人员不再进入下一次面试环节。”

 中国国家话剧院,作为文化和旅游部直属的国家艺术院团,在许多观众心中是殿堂级的存在。2021恰逢国话创建80周年,演职员工纷纷录制祝福视频,可以说是阵容强大,众星云集。查阅国话官网演员一栏,倪大红、刘烨、孙红雷、段奕宏、辛柏青、陶虹、郝蕾、袁泉、秦海璐、陈数等明星在列且均有数部话剧代表作。但也有在“主要话剧作品”中仅有一部的,比如李冰冰,海清等。可以看到,部分演员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影视剧当中,话剧是次要舞台。

 对比之下,同为话剧艺术的殿堂,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星光虽看似暗淡些,但濮存昕、冯远征、何冰、杨立新、吴刚等演员事业均向话剧舞台倾斜,并仍在不断创作新的话剧作品。不过,两家剧院都存在人才储备青黄不接的问题,2020年,蓝盈莹因个人原因辞去人艺的工作。舞台剧队伍中又少了一位实力不俗的青年演员。由此可见,传统老牌剧院也需要创新机制,吸引真正适合话剧舞台的新鲜血液,而这也对人才管理和培育提出了新的考验。

 明星演员占着话剧院编制却不演戏的讨论,早在十多年前便曾闹得沸沸扬扬,而当时的主人公是章子怡。章子怡所在的1996级中戏表演班是出了名的明星班,同班同学刘烨、袁泉、秦海璐、胡静也都是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章子怡曾是国家话剧院的员工,但却从未排过一出话剧。不过,目前中国国家话剧院官方网站演员一栏,章子怡已不在列。在众星云集的八十周年庆祝视频当中,章子怡也并未现身。

 2007年,中国话剧诞辰100周年之际,时任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晓鹰在接受采访时回应在编明星外出拍戏的问题,称影视制作单位都要同剧院签订劳务合同:“影视剧要用我们剧院的演员,就相当于把我们的人员租赁给另一个用人单位,所以要付给我们一定的劳务合同费。”他提到,劳务合同费根据每个演员在影视市场上所能体现出的劳动价值来确定,原则上名气大的演员交的劳务费多,名气小的相对就交的少。”

 同年,时任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总经理杨绍林曾表示,他们早在1995年就实现了用人制度上的改革,实行事业单位企业经营,在对演员的管理上已经完全市场化:“对大部分演员都是实行聘任制,合同管理,这条路走了十几年,已经形成了很成熟的体系。”

 目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也有不少明星演员,比如奚美娟、徐峥、郭京飞、雷佳音、马伊琍等。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总监喻荣军告诉第一财经,上话2011年已由事业单位转为企业,目前是企业单位:“上话1995年就实行了演员俱乐部制,目的就是想推动演员的自由职业化管理。”

 喻荣军也提到,上话演员出去演出或参与影视项目需要交合同费:“有具体规定,各个演员根据其级别不同,缴纳的费用也不一样,一般会抵扣这个演员的基本管理费用(包括基本工资等),但是多出的部分基本上全返还给演员,剧院基本上不会从演员身上赚取更多的利润。”上海话剧艺术中心2021年度财报显示,演出收入占比超四成,外借人员劳务收入占比1%。

http://pic.danews.cc/upload/mjm/20220711/83c5e74c96d619a4f03708cfc7d1bb7b.png

 在喻荣军看来,话剧舞台从来需要的是合适的演员与艺术家,与是否明星或偶像其实没多大关系。“明星演舞台剧,国内外都有,是相互吸引的事情,舞台剧可以锻炼演技,却不是哪个明星都敢于尝试。在英国,许多影视明星也一直都活跃在话剧或是音乐剧的舞台,舞台肯定有吸引他们的地方。”

 随着话剧演出的市场化,明星的商业价值也会对话剧票房产生一定影响。在部分网友看来,明星自带流量,能够为话剧市场引流,这是一件互利共赢、互相成就的事情。

 在喻荣军看来,话剧舞台需要明星带流量是个伪命题:“只是一些商业操作的项目需要明星,但也一定要合适的明星。”喻荣军认为,用明星参加舞台剧一直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可能提高票房,吸引观众,另一方面,明星也相对价格较高,档期难排,往往一出戏还得跟着明星的档期走:“所以,得看什么样的剧组用什么样的明星。大多数情况下,话剧还是以合适的性价比较高的演员为主。”

 曾经,年轻人的就业选择灵活多样:自主创业、外企、大厂,而编制只是选择之一。经济下行的环境中,因为相对稳定,不用担心随时被裁员,“编制”成了许多年轻人的职业选择。当明星拿着高薪,又轻而易举获得一份体制内工作。年轻人难免感到不平:“他仿佛什么都有了,而我却一无所有。”

 面对汹涌的民意,中国国家话剧院暂未给出明确回应。假如风波过后,易烊千玺、胡先煦、罗一舟入职国话,唯一能够证明他们“考编”初心所在的便是作品,究竟是真的热爱话剧舞台,愿意花时间锤炼自己作为话剧演员的技能,还是仅仅只是谋求一个“铁饭碗”,占着编制却不演戏。他们的选择将被所有关心此事的人所审视和评判。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