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科技 查看内容

星环科技产品售价骤降,行业排名下滑,核心技术存侵权英特尔隐患-财新闻

星环科技产品售价骤降,行业排名下滑,核心技术存侵权英特尔隐患

毛利率在同行中排名倒数,市场份额产品售价骤降,这家IPO企业的市场竞争力似乎正在倒退。

星环信息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环科技”)是一家于2013年成立的新兴企数据基础软件开发商,围绕数据的集成、存储、治理、建模、分析、挖掘和流通等环节,涵盖软件产品与技术服务、应用与解决方案、软硬一体产品和服务三大类业务。目前,星环科技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将于2022年6月8日上会。

【概述】

从星环科技的市场竞争力来看,一方面,毛利率与可比公司相比,均值低于10%以上,2020年之后毛利率在同行中排名倒数第一。且其2021年市场份额位列第七,同比下滑了三个名次。此外,从产品售价上,星环科技主营业务中多项细分业务的均价都在下降,最高的一项业务2021年同比下滑了34.57%,其市场竞争力有倒退的迹象。

除此以外,星环科技的四名核心技术人员均为英特尔出走员工,其在成立初期开发的分布式大数据产品是基于英特尔的技术体系,其中或存在知识产权诉讼风险。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创始人在英特尔就职期间,还曾发生通过他人代持星环科技股份的情况。

一、产品售价骤降,行业排名下滑

在毛利率方面,星环科技的表现不及同行。根据招股书的数据,2019年至2021年(以下简称报告期),星环科技的毛利率分别为60.69%、58.02%及58.94%。而同行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72.23%、74.47%及73.58%。星环科技的毛利率落后于可比公司均值至少十个百分点。且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星环科技毛利率尚高于奇安信及Snowflake,但自2020年起,星环科技的毛利率便低于所有的可比公司。

除毛利率低,报告期内星环科技也持续处于亏损状态。报告期各期,星环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74亿元、2.6亿元、3.3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2亿元、-2.31亿元、-2.22亿元。

星环科技解释,由于公司目前的营业收入规模相对较小,尚未形成突出的规模效应,不能覆盖各项期间费用及成本的投入。

但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在星环科技所列的国内4家可比公司中,其中中望软件的营收规模与星环科技近似,但盈利水平却较高。

2019至2021年,中望软件的营收规模分别为3.61亿元、4.56亿元、6.19亿元,其净利润分别为0.89亿元、1.2亿元、1.82亿元,毛利率分别为97.79%、98.76%、97.87%,显著高于星环科技。

此外,招股书显示,根据 IDC 发布的《中国大数据平台市场研究报告》,2021 年上半年星环科技在中国大数据平台软件的市场份额为 1.3%。但时代商学院发现,根据IDC发布的《2021上半年中国大数据平台市场份额报告》,星环科技位列第七,同比下滑了三个名次。基于此,时代商学院认为其市场竞争力或存在下滑的迹象。

除了较低的盈利水平,报告期内星环科技多项产品价格较大幅度下滑,也侧面说明其市场竞争力偏低。

招股书显示,星环科技的主营业务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大数据基础软件业务,包含基础软件产品和技术服务;第二类是应用与解决方案,主要针对大数据应用场景。报告期第一类主营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96.22%、85.71%、79.89%,是星环科技的核心业务。

大数据基础软件业务下有多个细分业务,其中一项“TDC”的销售均价报告期分别为6.96万元/节点(套)、6.32万元/节点(套)、4.66万元/节点(套),2021年下滑幅度较大。

此外,“含软件产品的项目类”销售均价分别为26.18万元/订单、52.7万元/订单、45.3万元/订单,2021年同样处于下滑的状态。

另一项细分业务“KunDB”(一种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产品)2020年、2021年的均价分别为6.19万元/节点、4.05万元/节点,2021年同比下滑了34.57%。

与此类似的细分业务还有非维保类技术支持服务,报告期各期的均价分别为33.23万元/订单、56.01万元/订单、45.93万元/订单,2021年同比下滑了19.12%。

第一大核心业务多项业务销售均价下滑,这或是其毛利率无法提高,且低于可比公司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星环科技第二类主营业务应用与解决方案,虽然在报告期内营收呈现上涨的态势,但也逃不过均价下滑的趋势。报告期各期均价分别为96.7万元/订单、125.96万元/订单、88.35万元/订单,2021年同比下滑了29.86%。

从多项业务的销售均价来看,无论是第一类还是第二类主营业务,星环科技都出现产品均价下滑的情况。市场份额下滑加上产品销售遇阻,星环科技产品的竞争力存疑。

二、核心技术疑似侵权英特尔

从核心技术的开发情况来看,星环科技的成长可谓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星环科技的实控人、董事长孙元浩,2003年7月至2013年5月曾任英特尔数据中心软件部亚太区CTO。

除了孙元曾在英特尔任职外,星环科技的董监高中亦有相似的履历。其中,吕程曾任英特尔工程师,现任星环科技董事、副总裁;朱珺辰曾任英特尔软件工程师,现任星环科技董事、副总裁;星环科技的监事刘汪根曾任英特尔软件工程师。

而目前星环科技共有四名核心技术人员,分别是孙元浩、吕程、朱珺辰、刘汪根。也就是说,星环科技的核心技术人员,全部都曾在英特尔任职。

在星环科技成立初期,该司开发的分布式大数据产品,便是基于英特尔的Apache Hadoop 2.0.4、Apache Spark计算引擎等最新技术体系所开发的。星环科技称,其开发的产品相比原有 Apache Hadoop1.x,在技术架构上存在较大差异,产品性能有较大幅度提升,起点走在了技术前沿。

而值得一提的是,四名核心技术人员分别于2013年6 月至 2013 年 12 月期间加入星环科技,而该公司的在2015年3月便能申请发明专利。

对此时代商学院不禁疑惑,大数据行业具有研发技术难度大,壁垒高,周期长等特点,而星环科技甫一成立便能在一年左右快速开发出分布式大数据产品,且取得发明专利,星环科技的核心技术是否来源于前英特员工的职务发明?是否涉嫌技术侵权?

在行业竞争上,星环科技以大数据基础软件为主营业务,而英特尔的业务中,同样涉及计算机领域的系统、软件及大数据服务,二者存在竞争关系,星环科技存在权属纠纷或侵权被告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星环科技创始人之一范磊在英特尔就职期间,曾发生通过他人代持星环科技股份的情况,这意味着实际上范磊曾同时在英特尔及星环科技兼职。而范磊在星环科技闯关IPO前夕突然离开公司的行为,也颇为令人不解。

2013年,孙元浩、范晶等共同设立了星环有限(星环科技的前身),其中自然人范晶的股份实际上是代范磊所持有。2013 年初,孙元浩与范磊两人协商共同创办星环有限,因范磊彼时仍任职于英特尔且英特尔关于员工对外投资及兼职情况报备程序过于繁冗,为尽快成立公司开展业务经营,范磊指定了范晶代为出资并持有公司的股权。2015年,前述股权代持关系解除。

目前范磊、吕程、佘晖和赞星投资中心为一致行动人,分别持有星环科技6.6959%、1.6769%、0.9594%、8.3167%的股份。

此外,奇怪的是,作为星环科技的股东、董事,也是与实控人孙元浩一起联合创业的元老范磊,却在闯关IPO前的关键时刻离开。其从2020年11月起突然不再担任该公司董事,随后在2021年5月从星环科技离职。

还需指出的是,虽然范磊已离职,但其并未转让自身的股份,目前仍系星环科技的大股东和公司实控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

简而言之,星环科技的核心技术人员与英特尔之间关系颇深,核心技术人员全部来自英特尔,创始人之一范磊曾实际上在两家公司兼职,其中是否涉嫌技术抄袭有待时间检验。而双方在业务上存在重叠,存在一定竞争关系,未来星环科技仍然有技术纠纷的风险。而范磊为何在闯关IPO前离职?是否为了规避股份代持产生的系列问题?为上市扫清障碍?仍有待解释。

评论(0)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