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环球 查看内容

张一鸣退出字节跳动全球董事会 梁汝波与八名核心高管走向前台-财新闻

 成立九年多,字节跳动和它的创始人张一鸣终于等来了延迟的满足。 教育线裁员5000多人、负责广告的商业化部门裁撤多地销售中心,字节多个业务或缩减规模或减少招聘。各业务不再以无尽投入...

 成立九年多,字节跳动和它的创始人张一鸣终于等来了延迟的满足。

 教育线裁员5000多人、负责广告的商业化部门裁撤多地销售中心,字节多个业务或缩减规模或减少招聘。各业务不再以无尽投入追求无尽增长,它的员工理论上也可以在每天晚上7点下班。

image.png

 张一鸣也有了久违的闲暇时光。2021年5月宣布卸任 CEO一职后,他虽然和接替者梁汝波一起参加双月全员会,但也有了时间关心非重点业务、飞去其他城市,甚至去检查了前端代码。

 《晚点 LatePost》获悉,张一鸣今天再退一步,正式退出字节跳动全球董事会,将席位交给梁汝波。这也是字节跳动 CEO 交接过渡期的终点。

 一场覆盖全业务的组织调整随之而来。

 今日,梁汝波发布内部信,宣布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 TikTok。这些业务都转向梁汝波汇报。

 调整没有带来实质性的业务变动,也没有改变大部分业务负责人之间的汇报关系。抖音板块负责人张楠此前就管理着此轮并入的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业务。只有火山引擎与字节跳动中台业务整合,成为独立板块,提升了在公司的重要性。

 调整后的字节确定了 BU 式的组织结构,明晰了每个 BU (业务板块)的边界,淡去了过去九年大扩张所必然带来的无序。

 仅仅十个月前,字节跳动看上去还完全不会拥抱一个设限的未来。在2020年,带着字节工牌上班的人从6万增加到10万。教育还是一个将要连续投资多年的重要新业务。

 现在,一个新的环境,一个新的架构。

 八位核心高管

 字节跳动六名 BU (业务板块)负责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及商业化业务负责人张利东、HR 和 MO(管理办公室)负责人华巍共同组成了字节跳动的核心管理团队,他们分别负责烧钱、赚钱和辅佐 CEO。

 除张利东出生于1979年,包括张一鸣、梁汝波在内,字节跳动的核心层都是 “80后”。他们中一半以上都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包括张一鸣、梁汝波、陈林、谢欣、杨震原。

 张楠2013年加入字节跳动,八年时间成长为字节跳动不可或缺的核心人物之一,从抖音总经理到事业部负责人再到北京字节跳动 CEO,走出一条稳步向上的职业路径。

 加入字节之前,张楠是一位创业者,她所创立的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她也随之加入字节。张楠擅长运营和增长,她带队将抖音从0到1做起来。2019年,在1到10的阶段时,抖音需要从增长重回产品驱动,因此张一鸣让更擅长产品的朱峻接棒,而张楠逐步淡出抖音,成为互娱事业部负责人,管理抖音、火山、FaceU、轻颜等产品。2019年第四季度,抖音遇到快手猛攻,张楠又重新在一线带队抖音国内,完成下沉市场渗透。

 次年,张楠成为字节跳动中国 CEO,但她并不负责飞书、游戏、教育等业务,这些业务当时直接向张一鸣汇报。

 内部人士称,张楠是一位管理型人才,执行力强、目标导向。按照美团的 “人才梯队理论”,她已经证明了自己打过仗、打过胜仗、打过硬仗,随着头条和西瓜等部分面临增长停滞的业务明确并入抖音板块,她也将进入第四阶段——证明自己可以打胜硬仗。

image.png

 大力教育负责人陈林上升最快,他的经历证明了年轻优秀人才在创业公司获得的上升机会要远大于在大企业获得的。

 2008年,他获得北京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此后三年他换了四份工作,分别在微软、腾讯、雅虎、阿里都工作过,2012年加入字节跳动时只是今日头条的一名产品经理。

 但加入字节仅6年,他成为了今日头条 CEO。教育业务员工对陈林的评价是,“性格理性,热衷谈论逻辑。” 张一鸣对他的评价则是,“更细腻,直觉和同理心更强。” 2019年,朱文佳接替陈林负责今日头条,陈林把主要精力转向社交(多闪、飞聊)、教育(gogokid 等)创新业务。

 以上四个创新业务方向中,教育业务在当时被认为前景最明朗。陈林当时对创新业务的期待是,在今日头条和抖音之后,做出第三个日活过亿的产品。2020年10月,陈林出任字节旗下大力教育 CEO,并做好了三年不考虑盈利的准备。直到监管政策来临,教育业务才开始转型。

 飞书业务板块负责人谢欣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他和梁汝波都曾是张一鸣在酷讯的同事,又都在字节跳动负责过人力资源。2014年底,谢欣加入字节跳动,牵头搭建了字节跳动的协同办公系统,并孵化出了飞书。

 字节跳动现任全球 CEO 梁汝波曾有一段时间向谢欣汇报。去年3月,字节跳动调整组织架构,谢欣开始负责飞书、EE(工程效率)、EA(企业级应用)构成的飞书业务板块。

 火山引擎业务板块由杨震原负责。2005年,杨震原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加入百度,此后担任百度搜索部副总监。2014年,杨震原加入字节跳动的中台(DATA)部门,并分管火山引擎业务。

 杨震原搭建起的技术中台体系,被外界视为字节跳动得以成功的原因之一。杨震原在字节跳动力推把技术中台开放对外服务,他在去年底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发言,“有的公司是业务发展才能带动技术进步,但反过来技术进步也能推动发展。”

 朝夕光年负责人严授201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硕士,在 Monitor Group (摩立特集团,后被德勤收购)工作近两年后加入腾讯战略合作部,2015年加入字节跳动。

 严授在字节跳动最早负责战略投资业务,2019年公司正式入局游戏业务,严授成为第一负责人。不过他过去并没有游戏相关的从业经历。

 严授接手后,为游戏部门争取了更多的自主权,包括建立了新的采购流程、招聘与考核机制;很长一段时间,游戏投资与战略投资被划归在一个部门,直到2021年,朝夕光年成立了朝夕光年奇想基金;游戏部门还被允许不设立双月会。

 2021年3月,字节跳动以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沐瞳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沐瞳的王牌游戏《无尽对决》是东南亚最受欢迎的在线竞技类手游之一。一位接近字节跳动人士称,沐瞳将逐步成为字节游戏的主力团队之一。

 不过严授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打一场胜仗,做出一款真正成功的游戏。

 2021年3月,37岁的小米原合伙人、国际部总裁周受资加入字节跳动,担任首席财务官,长期驻扎新加坡。此前,周曾是小米上市的操盘手,他的到来被认为是为字节跳动上市做准备。

 进入字节一个月后,字节宣布周受资兼任 TikTok CEO 一职,主要负责公司治理和长期业务规划等工作。有 TikTok 人士称,周受资在产品细节上过问不多,更多是在大方向上进行把控。今日头条原 CEO 朱文佳在2021年调任 TikTok ,现在是产品和技术的具体负责人。

 随着此次周受资卸任 CFO 一职,有评论认为字节跳动将继续延迟其上市计划。

 字节跳动中国区董事长、商业化业务负责人张利东在公司一众高管中变动最小。加入字节跳动以前,他曾在《京华时报》分管广告业务。2013年加入字节跳动后,全面负责商业化业务。

 张利东所管的商业化部门为字节跳动贡献了绝对多数的收入。2020年,字节跳动广告收入在1800亿元左右,接近总收入80%。他也被认为是字节跳动最有魄力的一位高管之一,曾经主导砍掉了抖音的二类电商这块可以获得大额收入但风险极高的业务。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目前字节跳动增长最快的电商业务,一级业务负责人康泽宇向张利东汇报。

 华巍于2014年12月加入字节跳动,是公司组织和机制的建立者之一。此前,他曾在凤凰网负责投资业务。在字节跳动早期,华巍负责战投业务,主导了多起投资和并购,如快看漫画、东方 IC。随后,华巍承担人力资源管理工作,专注公司的组织和文化建设。

 有人认为,华巍比张一鸣更理性、更不情绪化。曾经一位字节跳动人士评价,华巍的角色更像一位谋士,目标是辅佐。

 2020年3月,字节跳动在成立八周年之际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组织升级。人力资源负责人调整为梁汝波,华巍负责战略投资部,同时继续担任张一鸣助理,负责 MO (管理办公室)和投资者关系。今年五月, 张一鸣卸任后,华巍重新接管人力资源相关工作,到岗后推出的第一项措施就是取消了公司执行了9年多的 “大小周” 制度。

 整合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

 字节跳动此次调整的重点之一是将过去分散在不同部门的相关业务进行整合。调整后,字节跳动中国 CEO 张楠的管理权限进一步明确,她将成为所有内容型平台业务的第一负责人。

 此前,今日头条、西瓜视频隶属于一级部门通用信息平台,两个业务负责人分别是陈熙与任利锋,他们向张楠汇报。抖音则属于字节跳动互娱事业部,负责人为张楠。抖音火山版、轻颜相机、Faceu 等产品、也在互娱事业部之下。搜索是相对独立的业务,负责人为吴凯,他也向张楠汇报。

 汇报关系没变,但通过将多个产品整合进同一业务板块,增加了各个业务融合度和管理的灵活度。

 “西瓜视频与今日头条已经失去成长性,将它们与抖音整合进同一个业务板块,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它们要更多地为抖音服务。” 一位字节跳动人士说。

 抖音是中国最大的短视频平台,但其日活跃用户数在2020年达到6.5亿后,增长陷入停滞。一位字节跳动人士称,抖音正在探索更多的内容形式以增加新用户。

 “抖音开始注重有质量的内容和 ‘有用’ 的内容,这些都是此前西瓜视频在探索的。” 上述字节跳动人士说,“二者未来会更深度融合。”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抖音目前成立了一个机密专项组,专门研究小红书。而在竞对的战略重要性上,小红书与 B 站被上升到了与快手一样的位置。

 一位互联网分析师称,小红书约有5000万活跃用户、B 站约有6000万,这一亿多人是抖音满足不了的人群。

 《晚点 LatePost》还了解到,在战略侧,字节跳动的商业化战略和业务战略合并,负责人朱时雨将向张楠汇报。“希望在不影响用户体验和收入提高之间取得更好的平衡。” 一位字节跳动人士说。

 “公司人员扩张到10万人,业务节奏仍然很快,” 一位字节跳动人士说,但已经存在团队间内耗情况。甚至有团队为追求绩效,去做其他团队已经验证失败的事情。

 增量市场难找,存量的效率改造则显得非常必要。多位接受采访的字节跳动人士称,整合符合字节跳动当下 “去肥增瘦” 的主题。

 企业服务地位提升

 教育增加职业教育业务

 字节跳动首次在公司层面明确火山引擎为核心业务板块,意味着其业务地位提升。原本火山引擎在字节跳动属中台业务下的部门,负责人谭待向字节跳动技术副总裁杨震原汇报。

 火山引擎是字节跳动将技术中台对外出售的业务载体,目前对外输出 A/B 测试等字节跳动成长过程中用到的技术方案,接下来将会发力包括存储、计算和网络在内的 IaaS (基础设施即服务)服务。

 一名接近字节跳动人士称,在原本的业务规划下,火山引擎各个业务之间较为割裂,比如战略方面并不归谭待负责,导致公司很难集中力量发展业务。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这次业务调整后,字节跳动的技术中台(DATA 部门)的产品、研发人员将与火山引擎业务整合,统一对内、对外提供企业服务,这部分业务仍由杨震原负责,向梁汝波汇报。

 中国公有云 IaaS 市场已被大型厂商抢走大半。根据市场调研机构 IDC 数据,今年上半年,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天翼云(中国电信)和亚马逊 AWS 五家厂商占据 IaaS 市场77% 的市场份额。留给字节跳动的空间不大。

 对于字节跳动发力 IaaS,行业人士普遍认为其 “要踩的坑还有很多”,至少需要五年时间才能赶上。

 企业服务地位上升的同时,字节大力教育则在寻找存在的意义。

 今年7月,中国制定了减轻学生校内外负担的系列政策,对中小学教育培训业务设下严格限制。大力教育原本业绩最好的瓜瓜龙八月大幅裁减辅导老师。字节教育业务整体人数从今年1月份的15000人左右下滑到10000人左右。

 字节并没有放弃教育业务。张一鸣近期在内部表示,教育行业的数字化程度不高,“仍有发生结构性变化的机会”。

image.png

 此次调整后,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被划分为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园合作四大板块。

 智慧学习是面向中小学生的 AI 互动录播课程,不再涉及目前流行的直播课;成人教育包括职业教育、开言英语、学浪等项目;智能硬件有大力智能学习灯、写字板等产品;校园合作试图通过极课大数据、AI 学为公立学校提供技术系统和内容服务。

 一位字节人士表示,智能硬件和校园合作是两大重点板块,智慧学习和成人教育则会持续探索。

 职业教育是此次宣布的新业务。这一业务由原来公司内部的员工职业技能培训转型而来,初期定位是为职场人士提供职业技能培训。

 一位职业教育创业者认为,字节有内部积累,转职业培训最简单,但公务员考试、考研、职业资格证考试等才是更大和更有前景的市场,因为这些和晋升、加薪等直接挂钩。

 一位字节管理层有不同看法,职业考证是短期刚需、不能保证让用户升职加薪;提高职场能力的培训,才能实现个人发展的长远目标。


猜你喜欢

10月电动车市场格局剧变 蔚来被“踢出”前三

西十高铁初步设计获批 建成后武汉到西安只需2小时

字节跳动推行“1075”工作制 每天19点后加班需申请

评论(0)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