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活动 查看内容

高视医疗再递表港交所:商誉三年增长54倍,收购“后遗症”渐显-财新闻

高视医疗再递表港交所:商誉三年增长54倍,收购“后遗症”渐显

近日,高视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高视医疗)再度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拟在港交所上市。这是继2021年11月之后,高视医疗再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高视医疗正再次尝试迈进资本市场,不过细看招股书,会发现截至去年年底,公司旗下的产品绝大部分为经销产品,现有的自主产品大多通过对外收购获得,同时高视医疗的收购“后遗症”却逐渐浮现,急切走向资本市场背后的原因也更加明晰。

市场份额达6.7%

高视医疗的成立最早追溯到1998年,是中国一家全面的眼科医疗器械提供商。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高视医疗拥有6.7%的市场份额,是中国眼科医疗器械市场最大的国内参与者,按2021年的收入计算,为第四大参与者。

天眼查显示,高视医疗的法人、执行董事和总经理均为高铁塔。据了解,今年57岁的高铁塔也是高视医疗的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1990年与1987年,他分别在北京大学获得核物理与核技术理学硕士学位,与核物理理学学士学位。

高视医疗最大股东为注册地在中国香港的高视医疗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近80%。

值得注意的是,关联方名单上出现几位高铁塔的亲戚。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张建军为高铁塔的姐夫,曾任高视医疗的董事的高凡为高铁塔的胞弟。

根据招股书,高凡因被卷入一名独立第三方人士在中国境内的若干刑事犯罪程序中担任目击证人,其董事职务在2019年11月被罢免,不过截至目前,高凡仍是高视医疗关联公司——北京美德大光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

股权结构上,高铁塔通过其全资拥有的GT HoldCo持股45%,高凡通过GF HoldCo持股4.7%,公司股东刘希东通过LXD HoldCo持股为4.62%。

此外,奥博资本通过OrbiMed Asia持股12.83%,华平投资通过Cuprite Gem持股12.14%,德福资本(GL Capital)持股5.03%,弘晖资本(Highlight Capital)持股3.02%。

对于募集资金用途,高视医疗表示将主要用于改善研发能力并加速商业化专利,增加研发开支,进一步强化研发能力,扩大销售及营销团队规模,为潜在战略性投资和收购提供资金,以及用作营运资金和一般企业用途等。

自有产品毛利率迅速上升

眼科一直被人们称为“黄金赛道”。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统计分析,中国眼科医疗器械市场由2017年的人民币92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人民币16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5.5%。预计2025年及2030年将分别增长至人民币304亿元及人民币515亿元。

乘着行业东风,高视医疗的利润稳步增长。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高视医疗收入分别达到11.07亿元、9.62亿元及12.98亿元,经调整利润分别为1.35亿元、1.63亿元、2.09亿元。

高视医疗解释,2021年经调整利润净额的增加,主要因为收购泰靓后收入的增加,以及在中国销售的产品从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市场低点中恢复。

公开信息显示,泰靓即TELEON公司,至今已有超20年人工晶体研发经验,于2021年1月被高视医疗收购。而在2020年11月,高视医疗已经收购了主要生产电生理产品的罗兰。公司官网显示,罗兰即Roland Consult Stasche & Finger GmbH,该公司成立于1993年,总部位于德国,专注视觉电生理高端产品研发和生产。据了解,罗兰在被收购前,已经和高视医疗有过超20年的合作。

目前,高视医疗产品组合涵盖眼科医疗器械用于诊断、治疗或手术的所有七个眼科亚专科,包括眼底病、白内障、屈光不正、青光眼、眼表疾病、视光及儿童眼科,共计129项产品。

在该129项产品中,有79项产品为经销产品,占比超60%。只有50项产品是高视医疗自有产品。在上述50项自有产品中,一半的产品来自于泰靓和罗兰。

收购泰靓和罗兰不仅丰富了自有产品管线,也带动自有产品销售收入占比的上升。

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经销产品带来的收入贡献比占据了大头,经销产品产生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98.9%与97.0%,自有产品产生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1.1%与3.0%。2021年,经销产品产生的销售收入占比大幅走低,降至72.0%,自有产品产生的销售产品收入占比上升至28.0%。

据招股书,2019年至2021年,高视医疗销售自有产品产生的收入由1132.9万元增加至3.16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28.2%。

高视医疗在招股书中将2021年自有产品销售收入占比的上升归功于泰靓和罗兰的收购。同时,随着自有产品的销量及收入的增加,每件货品的生产成本减少,自有产品的单位成本下降,继而毛利率增加。2021年1月,高视医疗完成了泰靓的收购,其主要生产及销售的人工晶体毛利率相对较高,也为自有产品2021年的毛利率增加做出贡献。

根据招股书,2019年至2020年,自有产品的毛利率从34.2%增长至44.7%,经销产品的毛利率从41.7%增长至44.8%。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高视医疗自有产品的毛利率达到52.4%,突破经销产品45%的毛利率。而2021年,高视医疗的整体毛利率也仅在46.9%。

收购“后遗症”凸显

然而,随着高视医疗收购泰靓和罗兰,“后遗症”也愈发凸显,首当其冲则是商誉和无形资产的增长。

招股书显示,高视医疗商誉的账面值由2019年的约1619万元增长至2021年的8.83亿元,三年间增长超54倍,无形资产由2019年的1337.5万元增长至2021年的3.04亿元。

高视医疗在招股书中表示,2021年商誉的增加主要产生自罗兰及泰靓等的收购,无形资产的增加由于罗兰及泰靓的无形资产金额所致。通过收购,公司接收罗兰及泰靓的海外经销网络,公司的自有产品可进行海外销售,有助公司建立电生理设备及人工晶体产品的自有研发能力。

然而,为了收购泰靓和罗兰,高视医疗不断寻求对外借款,包括从投行借来的过桥融资贷款、夹层融资贷款,从供应商处获得的卖方贷款,从商业银行借来的优先融资贷款等。

具体来看,2020年12月18日,高视医疗与Credit Suisse等其他贷款人订立过桥融资协议,以获得不超过1亿欧元的过桥贷款。同年12月23日,高视医疗与泰靓的供应商之一Stichting Administratiekantoor OPM订立卖方贷款协议,据此,Stichting Administratiekantoor OPM作为贷款人向高视医疗授出为期五年的卖方贷款,金额为2425万欧元,该等所得款项将用于部分为公司收购泰靓提供资金。

随着借债金额的增加,高视医疗的负债净额与资产负债率出现巨大波动。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高视医疗的债务从7.05亿元增至26.22亿元。同期,公司于2019年实现负债净额6978.5万元,2020年资产净额4781.0万元,而到了2021年,高视医疗负债净额飙升至6.33亿元。

近三年,高视医疗的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87.2%、2261.5%与-151.8%。此外,2020年底,高视医疗的流动负债净额为5.32亿元,反映了现金资源运用,以及为收购泰靓的资金申请短期过桥贷款。

高视医疗也在招股书中坦言,无法保证未来不会出现流动负债净额的状况。“流动负债净额可能会令公司无法于若干贷款到期时进行再融资,因而可能会面对流动性风险。无法保证我们可取得所须资金为到期借款再融资或为资本承担融资。”

另外,高视医疗指出,如果无法在借款到期时再融资,且到期时无法偿还有关款项,公司可能会拖欠有关贷款,从而引发交叉违约。在相关情况下,公司的业务、流动性、财务状况、营运业绩及前景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