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心公益网 > 国内要闻 > 正文

阿富汗变天引发又一次难民潮?欧洲多国表态不欢迎

时间:2021-08-26 15:54:09 来源:

导读:本文是由zx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阿富汗变天引发又一次难民潮?欧洲多国表态不欢迎"的内容介绍。

 阿富汗变天引发又一次难民潮?欧洲多国表态不欢迎,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具体的消息介绍,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感兴趣的话记得跟朋友一起分享。

 当阿富汗首都成为塔利班的囊中之物时,喀布尔的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外涌入大批陷入焦虑的阿富汗人民,他们拥挤在一堵被塔利班控制的混凝土墙前,祈求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帮助他们重获自由。人群中,一名阿富汗父亲伸出手,将手中不到几个月大的婴儿递给围墙上的士兵。

阿富汗变天引发又一次难民潮?欧洲多国表态不欢迎

 这个场景宛然再现了欧盟委员会前主席让-克洛德·容克说过的话,“我们可以建造围栏和围墙,但想象一下,当世界在你身边坍塌时,你还怀抱着孩子。到那时候,你会不顾一切爬上任何高墙。”

 然而,无论阿富汗的孩子还是成年人,他们恐怕再难看到欧美国家向自己敞开大门。面对阿富汗局势的戏剧性转变,欧盟的想法是与阿富汗周边国家合作,将移民留在该地区内。这也引发整个欧洲对于难民问题的辩论。不少分析指出,此次危机会损害欧盟在国际上的声誉。没能进入机场的阿富汗人,看着又一架撤离飞机离开喀布尔

 欧盟表态不欢迎,邻国成阿富汗人避难首选

 2015年的难民潮让欧洲各国措手不及,面对即将到来的难民危机,欧盟各国不再展现出天使般的欢迎姿态。

 这六年来,反移民言论逐渐成为欧盟内的言论导向。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Jose Borrell)直言,“我们必须确保在塔利班掌权的新局势下,不会有大规模难民涌向欧洲。”

 奥地利已经明确排除接受难民可能性,瑞士也采取了类似态度。而法国作为曾经的难民主要申请国,至今仍在挣扎应对源源不绝的难民潮。

 8月1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公开警告说:“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保护自己,防止大规模的非正常移民流动。”他表示,法国将与其他欧洲国家一道,立即采取有力、统一的应对措施,并与巴基斯坦、土耳其、伊朗等难民可能途经的中转国建立合作关系。

 德国也不再奉行早前的“欢迎难民”政策。即将退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可能的“阿富汗难民潮”发出警告,表示会接受一些阿富汗人,但无意容纳大批难民。她强调:“我们不能重复过去犯下的错误”“我们无法通过接纳所有人来解决所有问题”。

 2016年德国的反接收难民游行

 如果阿富汗难民前往欧洲,可能途经希腊和土耳其,这两国迅即作出表态。希腊移民部长诺蒂斯·米塔拉吉表示,希腊“不会也不能”为试图涌入欧盟的移民和难民打开门户。土耳其《每日晨报》指出,为保证土耳其和伊朗边境安全,东部省份将沿着土伊两国295公里长的边界修建边界墙。

 欧盟之外的部分发达国家倒是有意为部分难民提供庇护。英国和加拿大计划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各自接收2万名阿富汗人,澳大利亚表示会提供3000个人道主义签证名额,美国总统拜登则批准了5亿美元经费,用于紧急难民和移民需求,或在特定条件下为处于危险的人们提供所需,但美国没有公布接收难民的具体数量。

 阿富汗人常年在战火纷飞中求生,对于许多人而言,流离失所是常态。但欧美国家轻易难以抵达,他们大多逃往了邻国巴基斯坦和伊朗,还有大约350万人滞留在阿富汗边境地带。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巴基斯坦接收了近150万阿富汗人,在伊朗,这个数字则是78万。塔利班夺权带来的动荡,再度让这两个邻国成为阿富汗人的第一选择。

 尽管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所有陆上过境点,如今还接管了首都机场,但依然有不少人想方设法离开故土。伊朗在与阿富汗相邻的三个省份设立了临时收容帐篷;巴基斯坦曾表示会在塔利班夺权后封锁与阿富汗的边境,但依然有不少阿富汗人进入巴基斯坦境内;中亚国家塔吉克斯坦也成为流亡者的新选择,该国曾表示愿接收约10万名阿富汗难民。

 2020年,巴基斯坦和伊朗接收了最多阿富汗难民

 赤字高涨,欧洲力不从心

 欧洲各国陆续在难民接收态度上转弯,因为他们发现自己无心更无力收容难民。

 2010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大量来自非洲、中东和南亚的难民沿着地中海和“巴尔干路线”抵达欧洲大陆,直至2015年出现难民潮的高峰。国际移民组织(IOM)2015年的报告显示,100多万来自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等地的移民与难民,渴望在欧洲国家落脚,重建新生活。

 来自Solidarité migrants Wilson(团结移民威尔逊)的负责人科莱·洛丽塔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表示,“欧洲大陆对他们而言是相对容易到达的地方,特别是法国、德国、瑞士等秉承‘人道主义’的国家。” 这一组织成立于2016年,主要为街头流浪的难民提供食物、信息等等帮助。

阿富汗变天引发又一次难民潮?欧洲多国表态不欢迎

 与难民自拍的德国总理默克尔

 可随着难民人数的增多,欧洲人与“新移民”之间的关系也日趋紧张。

 2021年5月,一项由伊福普调查公司(IFOP)展开的调查结果显示,71%的法国人认为难民已足够多了,不想再看到更多难民;64%的法国人表示,为预防境内受恐怖主义威胁,法国不应再接收难民。

 这不禁让人想起六年前,支持收容难民的声音同样响亮。2015年9月,法国民众曾在巴黎共和国广场高举“我们爱难民”的横幅。而Elabe民调机构公布的数据显示,当看到叙利亚3岁男童艾兰·库尔迪(Alan Kurdi)脸朝下趴在海滩上的罹难画面后,支持法国当局接收难民的人数一度从44%上升至53%。

 在海滩上罹难的叙利亚难民男孩

 德国人早期在接收难民的态度上也是包容乐观的。据“德国之声”2015年4月报道,在德国,70%的人认为当局应该为难民进入欧洲创造合法途径;62%的人支持政府增加资金、在地中海部署更多船只;63%的人反对当局效仿澳大利亚在海上对载有难民的船只设置路障。

 可这些也已成为过去。益普索市场研究集团(IPSOS)2019年的一份调查显示,50%的法国人认为,外来移民将会对法国的价值观构成威胁;46%的人认为,外来移民会对法国经济构成威胁。

 难民蜂拥而至,使欧洲各国福利系统捉襟见肘,不仅造成人道主义危机和政治危机,并推动了国家内部极右翼势力的增长。

 法国可谓其中一个典型样本。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研究员王朔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指出,近年来,法国经济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恐怖袭击频发,该国2021年的预算赤字高达2200亿欧元。多重因素交织下,法国早已不堪重负。

 不止法国,意大利、德国、希腊等欧洲国家在难民安置工作上也不堪重负。欧洲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受疫情防控及多国关闭边境影响,2020年前三季度向欧盟成员国提交难民身份申请的难民比2019年同期下降约30%。然而自去年第四季度起,该数字迅速回升。

 欧洲政策中心移民问题分析师奥利维亚·迪兹认为,德国、法国、西班牙、比利时等国境内的难民安置点已经或接近饱和。

 在法国从事清洁工作的难民马琳

 早在疫情暴发前,欧洲各国在难民的住房问题上就已力不从心,多个难民营人满为患,眼下正值疫情蔓延,疫情防控对居住空间的要求更高、解决难度更大,欧洲面临难民安置压力有增无减。“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政府只能仰赖非政府组织以及社会力量来解决难民安置问题。”王朔认为。

 然而,社会力量也在抱怨得不到政府支持。法国非营利组织Utopia56协会代表皮埃尔·马图林则说,该协会从没得到过任何国家补贴,大部分资金源于私人企业和社会大众。Utopia56于2015年成立,和“团结移民威尔逊”一样,也旨在帮助流浪街头的难民。

 在法国,难民被驱逐到城市边缘

 当欧洲政府无力安置新成员,来到新国度的难民们发现,并没迎来理想中的新生活。

 就在8月12日,法国警方手持刀刃强行划破帐篷,驱逐了400名扎营在北部城市格朗德桑特(Grande-Synthe)郊区的难民,其中包括不少妇女以及幼童。这些聚居营地为自行搭建,未获得官方许可,且被认为存在健康和安全隐患。

 法国当局强拆难民帐篷

 皮埃尔·马图林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表示,“在法国北部郊区,当局从未在强制拆除后为难民们提供过相应的安置措施。”

 法国治标不治本的收容政策导致大量难民投靠无门,被迫露宿在城市各个角落。庇护信息数据库(AIDA)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符合接收条件的难民申请者数量为14.5万人,其中只有51%得到了收容中心接纳,其他人只能被迫露宿街头,如果算上不符合条件的申请者,大约有9万难民无处可归。

 2015年,法国曾在北方城市加莱建立了“丛林难民营”,目的是将滞留在法国的非法移民集中起来以便管理。但由于难民潮汹涌不止,导致当地面临一系列社会问题,最终该难民营在2016年10月被勒令拆除。然而,部分无家可归的难民总会再次聚集于此,当局频繁的拆除行动也无济于事。

 在法国广场扎营的难民

 马琳自2016年起便来到法国避难,每天清晨5点,她会准时前往当地一家企业做保洁工作,然而五年以来,她一直露宿街头、无家可归。“他们露宿的地方经常会出现醉汉和瘾君子,存在严重的安全问题。” 皮埃尔·马图林说。

 “过去两个月我一直住在吵闹的立交桥底下。”来自阿富汗的22岁青年阿巴斯对法国媒体表示,“这里太可怕了,人们总是在食物不够的时候打架,有时候还会有瘾君子来找麻烦。”

 尽管马克龙在上任初期曾承诺确保所有难民都得到妥善安置,但现实是,有关部门总以“住房短缺”为由打发寻求庇护的难民。这被认为是当局采取的迂回策略,以“劝阻”难民不要到法国寻求庇护。

阿富汗变天引发又一次难民潮?欧洲多国表态不欢迎

 除了露宿街头,难民还需面临三餐不继的困境。

 2018年,法国当局将难民物资供给的分派工作委派给特定协会,这一协会每天在两个收容中心分派1400份干粮和8000升饮用水。此后,任何不经官方授权的非营利组织皆禁止随意对难民分派食物。

 可是,该协会所设置的物资分派流程存在明显缺陷,反对者则指出,当前最紧迫的是解决难民温饱问题,而不是对物资供给与分派加以限制。

 除法国外,大批聚集在希腊莱斯博斯岛莫里亚的难民同样只能谋求温饱。39岁的莱拉·阿越比说,她每天早上5点便起床开始排队,在排了近三个小时后,才拿到10条黄瓜。

 希腊莱斯博斯岛上的难民营地

 在莫里亚难民营,难民们每天要先徒步1-2小时抵达庇护所,随后再排队8小时左右领取食物。“难民营里的生活条件实在太糟糕了。”欧洲委员会人权事务专员托维奇·邓贾米贾说,这里极度缺乏医疗保健和卫生设施,孩子们整夜裹在未完全干透的毯子里瑟瑟发抖。

猜你喜欢

烟台女子加盟自动某品售货机 疑掉进商家连环陷阱

游泳冠军汪顺的奥运金牌也掉皮了 网友称别抠了供着吧

全运会乒乓球参赛名单公布 孙颖莎王曼昱身兼4项丁宁退赛

本文网址:http://zgwelface.com/gnyw/361.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爱心公益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爱心公益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中国公益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中国公益网”域名:www.zgwelface.com的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 公益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 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公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 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公益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 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

4、联系方式:中国公益网 电话:400-0156-539  电子邮件:450952431@qq.com

业务合作:QQ:1440174575  9:00--17:30(周一至周五)     邮箱:1440174575@qq.com

爱心公益网 | 全民公益传播平台官网版权所有(C)

京ICP备16047934号  互联网反不良信息自律公约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