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要闻 查看内容

国际铜价跌至近16个月低点,释放何种信号?-财新闻

 伦敦金属期货交易所(LME)的数据显示,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3个月期铜报价为8381.00美元/吨,位于近16个月低点。 不仅如此,与其他大宗商品相比,工业金属近期下挫幅度也...

 伦敦金属期货交易所(LME)的数据显示,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3个月期铜报价为8381.00美元/吨,位于近16个月低点。

 不仅如此,与其他大宗商品相比,工业金属近期下挫幅度也相对较大。自4月底以来,WTI原油、布伦特原油价格分别上涨了5%、3%。同期,LME铜价下挫约14%。

 中信建投期货有色金属高级分析师张维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经济衰退预期下,铜的下游需求收缩,叠加供给端具备较强驱动力,使铜供需面转向宽松,铜价因此从高位回调。“未来一段时间内,由于通胀和货币紧缩仍同时存在,全球多个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可能放缓,铜价处在熊市的概率较大。”他说。

 惨淡一周

 张维鑫认为,有色金属在供给端的稳定性相对较高,因此决定价格走势的主导力量就是需求的变化;而铜的下游主要是制造业,近期欧美多国制造业疲软,拖累了对铜的需求。

 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制造业PMI初值录得52.4.创23个月新低。与此同时,欧元区6月制造业PMI跌至52.0.为22个月低点。

http://pic.danews.cc/upload/mjm/20220627/1e29490ff580ee7c511d6f5e644eb3df.png

 张维鑫进一步称,有色金属市场受下游影响较大的原因还在于,除基建等领域外,有色金属下游终端消费更偏向可选消费。这意味着,下游消费弹性更高,在经济存在衰退预期时,有色金属市场被破坏的可能性和幅度将变得更大。

 国际铜研究小组(International Copper Study Group)的数据显示,按行业划分,铜的最终需求流向了机械设备、房屋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和交通几大领域,占比分别为32%、28%、16%、12%和12%。

 近几个月来,全球多国房地产市场承压严重。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5月美国新屋开工数下降14.4%,至14个月最低水平。加拿大4月房价自两年来首次下降,英国房价上涨趋势亦有放缓。

 交通领域的需求也不容乐观。欧洲汽车工业协会(ACEA)的数据,截至5月,欧洲新车销量已连续11个月同比下滑。市场研究机构Mark Lines称,由于不利于购买新车的销售环境持续存在,5月,美国新车销量同比下降29.9%至112万辆附近。

 张维鑫表示,需求下降的本质原因在于,目前欧美多国的通货膨胀水平仍处于高位,同时上述国家央行又开启了加息周期,这加剧了各方对美欧等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挫伤了欧美消费者信心。

 同时,他还称,虽然铜库存目前仍趋紧,但生产端具备较强驱动力,未来供需转向宽松的可能性非常大。今年一季度,虽然智利、秘鲁等全球矿业主产区铜矿产出不及同期,但亚洲、非洲区域新增和扩建矿山投产相对顺利。

 市场风格切换?

 在张维鑫看来,相对于此前经历数月的大宗商品周期,未来一段时间内,国际铜价处在熊市的概率较大。原因在于,未来国际铜价走势还是受通胀、货币政策以及经济增长等宏观数据左右。而当前多国通胀属于供给侧通胀,加息未必能有效抑制通胀。同时,当前经济基础没有以往的加息周期牢固,而一些央行紧缩速度也过快,这使美欧经济衰退风险大幅上升。“目前能阻止铜进入熊市的力量在于:通胀缓和、美联储停止加息。如果上述因素不能出现,铜价趋势大概率向下。”他说。

 近期,多家机构警示了上述风险。高盛称,在美联储自1994年以来首次一次性加息75个基点后,美国经济今年陷入衰退的几率达30%,高于此前预测的15%;今后两年美国经济衰退的累积概率为48%。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希林(Neil Shearing)则表示,欧洲面临的衰退风险最高。因为在欧洲,通胀已引发了生活成本危机,并且目前该地区还面临着天然气短缺导致的能源危机,这将进一步挫伤该地区工业及消费。

 不过,张维鑫也表示,从节奏上来看,现阶段光伏、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对铜需求强劲。同时,智利、秘鲁社区与矿山的矛盾激化,也影响了铜供应的稳定性。从这个层面来说,铜供需仍然有可能出现阶段性的紧张,因而下行趋势中也有较大概率出现较大幅度的反弹。

 山证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张春兵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也称,短期内,国际铜价会有反弹,但趋势调整尚未结束,调整的时间可能将持续一两个月左右。“工业金属在这波通胀行情里先调整,再加上铜在新能源汽车等新领域的结构性增量需求。这意味着经过充分调整后,未来国际铜价又将引来很好的投资布局良机。”他说。

 张维鑫认为,目前国际铜价下跌,对缓解下游企业成本压力是有帮助的,但也需注意,当前铜价下跌背景是经济增长放缓。这意味着,在下游企业享受到成本端下降的红利时,难以同时享受到因终端需求带来的经营业绩增长。

 “对于上游铜矿企业来说,铜价下跌将为企业稳定经营带去威胁。上游资源企业将直面盈利能力下滑的压力,中游加工、贸易企业在传统模式下很可能面临行业洗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未来中上游加工企业的首要目标是活下去,期货套期保值是他们维持稳定经营必不可少的工具。”他还称。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