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要闻 查看内容

资本动态|新纶新材连亏3年遭问询、7亿元借款逾期,新任实控人能否抚平“旧伤”?-财新闻

资本动态 | 新纶新材连亏3年遭问询、7亿元借款逾期,新任实控人能否抚平“旧伤”?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新纶新材(002341.SH)旧伤未愈,再添新伤。

5月30日,因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3年为负等事项,新纶新材收到上交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不确定性。事实上,自2020年财务造假事项被曝出后,新纶新材内控、债务等问题被逐一揭开,2021年公司逾期借款金额超7亿元,实控人侯毅因犯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判刑。

负面缠身之际,5月27日,新纶新材披露,现任董事长廖垚欲通过认购定增“接盘”公司,此前廖垚曾供职于多家证券公司。受此消息影响,5月30日,新纶新材股价涨停,报4.03元/股。廖垚的“入主”,又能否将新纶新材拉出泥潭?

扣非净利连续3年亏损,逾期借款超7亿元

年报显示,2021年新纶新材实现营收13.32亿元,同比下滑40.72%;归母近利润亏损12.68亿元,同比增长1.66%;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11.17亿元,同比下滑3.7%。

对于业绩变动的情况,新纶新材表示主要系公司剥离非材料业务导致合并报表范围减少、非材料业务营业收入下降、主动调整客户结构、并购安徽新纶形成的商誉及其他资产减值、财务费用增加、证券纠纷补提费用以及其他因素影响等原因所致。

从财务数据来看,新纶新材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自2019年以来连续3年为负,合计亏损金额达22.27亿元。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扣非后净利润连续3年亏损的主要原因,并结合公司所处行业发展现状、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资产结构及偿债能力、资产权利受限情况、主要子公司经营情况等,说明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不确定性。

根据利润表,资产减值损失及信用减值损失为2021年导致公司亏损的主因,二者减值损失合计达8.38亿元。其中,坏账损失1.62亿元,商誉减值损失达4.34亿元,报告期内公司对新纶精密制造(安徽)有限公司、新纶锂电材料(江西)有限公司、深圳市金耀辉科技有限公司分别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91亿元、0.23亿元、0.19亿元。

对此,上交所要求公司公司说明安徽新纶、金耀辉承诺期内业绩是否真实、准确,核实是否存在提前确认收入或延后确认费用调节利润情形,是否存在销售退回情形,是否存在应收账款、存货、无形资产等承诺期后大额减值情形,是否存在虚增利润情形;本年度商誉减值测试较以前年度产生重大变化的主要因素,相关商誉资产是否足额计提减值。

深陷亏损泥潭的同时,新纶新材的资金压力也日益凸显。

截至2021年末,新纶新材账面货币资金仅1958.81亿元,同比下降86.7%,短期借款19.6亿元,报告期内,公司财务费用达2.2亿元。另据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末,公司及下属子公司逾期短期借款共计7.55亿元。

问询函显示,上交所要求公司列示有息负债的债务类型,并结合当前有息负债及到期情况、可自由支配货币资金、预计经营现金流、资产变现能力、融资安排等,说明流动性风险是否会进一步加剧;详细列示贷款用途、逾期原因等,并对照《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修订)》第7.7.6条的规定说明公司是否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曾虚增利润1.8亿元,实控人已被判刑

如果将时间的指针往前拨,新纶新材首次亏损发生于2015年。

彼时,新纶新材的证券简称还是“新纶科技”,公司业务以洁净室工程与超净产品业务为主,向新材料业务扩展。当年四季度,新纶科技投资5亿元建设的常州电子功能材料产业基地一期项目顺利建成,具体产品包括高净化胶带、光学胶带、高净化保护膜等。

然而,由于公司传统业务净化产品销售及净化工程业绩下滑,新材料业务产能尚未释放,2015年新纶新材交出一份“营收下滑24.08%、净利润亏损1.07亿元”的成绩单。

随后,业绩承压的新纶新材开启并购之旅。先是于2016年7月以95亿日元的价格收购了株式会社T&T Enertechno,并成立新纶材料日本株式会社,从事锂离子电池铝塑复合膜外包装材料的生产、制造以及销售业务;紧接着,当年12月,新纶新材以自有资金4900万元收购金耀辉科技100%股权。

2017年10月,新纶新材再度以15亿元收购宁国市千洪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千洪电子”、后更名为“安徽新纶”),后者主营业务为消费电子功能性器件,大客户为OPPO、VIVO。新纶新材欲借此收购拓展精密制造业务,而该笔收购溢价率达到惊人的1096.59%,为公司账面增加逾12亿元的商誉。但在随后的时间证明,2020年,千洪电子失去了OPPO和VIVO两大客户,致使其营收骤降近8成。

并购未能有效带动公司业绩的情况下,新纶新材试图施展“财技”美化业绩。

据2020年5月披露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16-2018年期间,新纶新材通过全资子公司新纶科技(常州)有限公司与自然人张某控制的多家公司虚构贸易业务,虚增收入、成本及利润,导致公司2016年至2018年虚增收入多达7.4亿,虚增利润1.8亿。时任董事长侯毅等相关人员对上述违法行为负有相应责任,各受到警告并处罚款的行政处罚。

在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之后,4月15日,新纶新材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侯毅收到法院出具的《刑事判决书》,判决书内容显示,侯毅犯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现任董事长欲接盘,能否挽救颓势?

实控人被判刑后,谁将“接盘”新纶新材,无疑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据5月27日新纶新材发布的《2022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公司拟向公司董事长廖垚及其控制的深圳市上元荟智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拟设立)发行3.45亿股股份,募集不超过9.02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有息负债。

本次发行前,侯毅持有公司21.29%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廖垚直接间接持有公司0.43%股份。本次发行完成后,侯毅控制上市公司股份的比例降至16.38%,廖垚控制上市公司股份比例为23.41%,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公告显示,廖垚出生于1984年,曾任职于巨田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国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世纪证券有限责任公司。2019年8月,新纶新材聘任廖垚为公司董事;2021年1月25日,新纶新材董事会选举廖垚为公司董事长,并同意聘任其为公司总裁。

除了即将“易主”,2021年以来,新纶新材将主业聚焦于新材料主业的战略发展方向,进军软包锂电池外层包装膜,主要产品为铝塑膜。据新纶新材介绍,铝塑膜产品可应用于刀片电池,是软包电池的外包装材料,而软包电池由于其安全性及能量密度等优势,受到国外众多新能源汽车厂商及电池厂商的青睐,预计软包动力电池渗透率会逐渐提高。

尽管搭上了锂电池材料的“快车”,但从业绩表现来看,新纶新材暂未走出亏损的“阴影”。今年一季度,新纶新材实现营收2.88亿元,同比下滑45.51%;归母净利润亏损0.9亿元,上年盈利720.16万元。

此外,若按照一季度末19.25亿元的短期借款外,刨除9亿元的募资额外,新纶新材年内仍有10亿元的短期借款待偿还。如何化解资金压力、扭转亏损局面,对新任实控人及管理层而言是一大挑战。

评论(0)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