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要闻 查看内容

电视剧太难了:又见巨亏,影视巨头三年亏16.7亿-财新闻

电视剧太难了:又见巨亏,影视巨头三年亏16.7亿

积压四年多,《天下长安》还有希望播出吗?

5月19日晚间,《天下长安》出品方、上市公司欢瑞世纪回复深交所问询时表示,其积极协调推进《天下长安》的播出,且不存在实质客观不能播出的情况。但截至目前,“尚不能确定播出时间”。

积压剧给欢瑞世纪业绩带来的伤害相当明显,在问询函回复中,欢瑞世纪也公布了近期火热的古装大剧《山河月明》的计提情况:总成本3.97亿元的情况下,计提跌价准备2.43亿元。对此欢瑞世纪解释:该剧播出档期确定较晚,播出环境发生变化。

2019年-2021年,欢瑞世纪连续三年出现巨亏,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51亿元、-7.85亿元和-3.34亿元,三年共亏掉16.7亿元。对于欢瑞世纪来说,影视行业的寒冬远没有过去。

《天下长安》仍“不能确定播出时间”

2022年,观众们等来了《山河月明》,能否等来《天下长安》?

作为欢瑞世纪旗下的史诗级古装大剧,《天下长安》于2017年开机并杀青。该剧集结了李雪健、张涵予、秦俊杰、舒畅、韩栋、王劲松、杜源等一众戏骨,以玄武之变的初唐为历史背景,其鸿篇巨制不难想象。

然而,原定于2018年上线播出的《天下长安》突遭撤档,彼时引起业内众多猜度。关于撤档原因也是众说纷纭,修改版本、删减过审、渠道之争等理由不绝于耳。但可以确定的是,至今该剧仍未传出上映消息。

5月19日晚间,《天下长安》出品方、上市公司欢瑞世纪回复深交所问询时表示,其积极协调推进《天下长安》的播出,且不存在实质客观不能播出的情况。但截至目前,“尚不能确定播出时间”。

电视剧迟迟未能上映,影响有多大?在2020年,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甚至因此对欢瑞世纪出具了“非标”报告,给出了保留意见。原因在于《天下长安》在2018年存在未按卫视计划档期播出且至2020年审计报告日仍未播出的情况,导致无法判断5.06亿元应收账款可收回性的影响。

为消除该问题,欢瑞世纪在2021年“壮士断腕”:对《天下长安》相关合同资产与应收账款全额计提减值准备,账面价值为零。在全额计提后,保留意见的基础也自然消失。

或将触及业绩补偿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同样是由于《天下长安》的久久不能上映,股东或将面临业绩补偿。

回顾以往,2016年欢瑞世纪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以3.92亿股股份购买欢瑞影视100%股权。彼时,欢瑞影视原股东承诺:欢瑞影视2016-2018年度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41亿元、2.90亿元和3.68亿元,扣非后分别不低于2.23亿元、2.70亿元和3.43亿元。

深交所指出,由于《天下长安》在2018年存在未按计划档期播出且至今仍未播出,可能致使欢瑞影视2018年已实现利润、2016年-2018年累计已实现利润与业绩承诺目标存在差异。深交所要求欢瑞世纪说明,是否与重组业绩承诺方商讨保障业绩补偿实现的具体安排。

对此,欢瑞世纪表示,其自2019年以来已多次向业绩补偿义务人提示了可能面临的风险。目前正在积极协调沟通,并采取相关应对措施。若出现承诺业绩未能完成的情形,将督促相关承诺方按照重组报告书约定的方式保障业绩补偿。

5月10日,欢瑞世纪曾披露公告称,其持股5%以上股东存在被动减持的风险。由于涉及质押式回购纠纷,中信证券通过北京仲裁委申请裁定,对钟君艳及一致行动人陈援、浙江欢瑞质押的合计1.16亿股欢瑞世纪优先受偿。

基于此,如发生股份被拍卖的情况,钟君艳及一致行动人陈援、浙江欢瑞应保障股份被用于业绩补偿的要求不受影响。在与券商因质押式回购产生纠纷的情况下,上述股东的补偿能力令人担心。

《山河月明》大举计提2.43亿元

年报显示,报告期末欢瑞世纪存货余额13.67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44.75%,存货跌价准备2.52亿元,占净利润比例为75.37%;跌价准备余额3.03亿元,其中2021年度计提2.52亿元。

对此,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欢瑞世纪详细列示“库存商品”和“在产品”项目存货的具体情况,详细说明报告期内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依据是否充分,是否存在利润调节的情形。

存货中的巨额计提来源于哪?答案是日前火热播出的《山河月明》。

相比起一众不能“开箱”(积压剧)和难以“上星”的古装剧,《山河月明》相虽然同样积压了近四年的时间,但仍然相对幸运。酷云直播数据显示,该剧首播当晚,便拿下CSM34城同时段收视率第一的佳绩。在灯塔专业版4月电视剧正片播放表现排行上,山河月明排在第三位。

不过,由于剧集大量删减、剪辑混乱等问题,《山河月明》上映不久后口碑出现滑落,一星二星刷屏的情况屡见不鲜。

回到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问题上,在对问询函的回复中,欢瑞世纪列出了计入库存商品和在产品的19部影视作品,其中《山河月明》已计提跌价准备高达2.43亿元,《抓紧时间爱》计提4488.18万元,其余影视产品均无大额计提现象。

欢瑞世纪介绍,《山河月明》于2018年3月开机,2018年8月杀青,总成本约为3.97亿。该剧于2022年4月2日取得发行许可证,共计45集,于2022年4月6日于北京电视台和优酷视频同步播出。

与《天下长安》情况类似,《山河月明》也遭遇了近四年的积压。欢瑞世纪表示,该剧为重大历史题材剧集,剧集杀青后后期及取证时间较长,2019年、2020年剧集在后期制作中,未发生资产减值迹象。

2021年,欢瑞世纪推进该剧的取证及发行工作,亦取得了平台的报价。2021年11月,项目集数有所调整。欢瑞世纪基于取得的最新发行报价及集数,预计对《山河月明》计提减值约5800万元。

2022年4月,由于播出环境发生了一定变化,该剧播出档期确定较晚等客观因素,导致该剧实际销售价格与资产负债表日取得的最新报价发生了较大变化。在进行减值测试后,欢瑞世纪预计《山河月明》所有渠道售卖总预计收入(含税)金额为1.63亿元。

在欢瑞世纪此前年报中,《山河月明》、《天下长安》和另外一部古装剧《封神之天启》的被迫积压和巨额成本都是欢瑞世纪陷入财务危机的主要原因。如今《山河月明》的正式开播自然是好事,但从欢瑞世纪的巨额计提中不难发现,大剧正剧的“叫好不叫座”并未给公司带来超额收益,反而造成拖累。

三年净亏16.7亿

除回复《天下长安》上映的遥遥无期和《山河月明》的巨额计提,欢瑞世纪在问询函回复中的其他事项,也透露出其在影视寒冬下的日子有多难过。

在毛利率方面,2021年影视公司整体毛利率同比基本呈现上升趋势。由于行业变化,部分库存剧亏损,导致欢瑞影视的影视剧及衍生品业务整体毛利率低于行业可比公司。

报告期内,欢瑞世纪主要实现销售的四个项目(占影视剧及衍生品业务收入99.30%)单项目毛利率分别为26.19%、25.77%、-64.82%、-39.90%,低于行业毛利率水平的项目为2018年开机的库存剧。

在坏账准备方面,2021年欢瑞世纪应收账款账面余额6.74亿元,坏账准备账面余额4.32亿元;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1.59亿元,坏账准备账面余额9,002.25万元。其中,3年以上应收账款金额为3.86亿元。

对此,欢瑞世纪解释称,其3年以上应收账款占比较大,主要系部分剧集项目售卖后出现延期播出等情况,导致回款受到影响。其中,天乩之白蛇传说项目的两名欠款客户应收账款高达1.68亿元,欢瑞世纪对3年以上应收账款均100%计提坏账准备。

大剧正剧拍一部赔一部,业务毛利率低于同行,坏账金额高居不下,欢瑞世纪“有点难”。

回望2015年,古装剧如雨后春笋般崛起,《花千骨》、《琅琊榜》、《太子妃升职记》等热门古装剧层出不穷。然而,此后国家广电总局陆续推出“限古令”、“限宫斗”等限制政策,影视板块冲击明显。

就业绩来看,2019年-2021年,欢瑞世纪连续三年出现巨亏,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51亿元、-7.85亿元和-3.34亿元,三年共亏掉16.70亿元,截至2021年年末,欢瑞世纪的未分配利润为-6.09亿元。

在影视剧及衍生品业务之外,欢瑞世纪也在探索新的业务增长点,在AI虚拟艺人、新媒体、电商、综艺、文旅等业务方向积极布局。

2021年6月,欢瑞星选国际店正式上线京东国际,整合明星影视资源以及京东国际的商品和供应链资源。同月在杭州成立欢瑞星球,经营互联网直播服务等。2021年8月设立控股孙公司欢瑞服装厂,深耕古风和粉丝市场,签约品牌设计师,推进服装精准垂直品类业务发展,并向其他跨界IP联合运营等业务延展。

多番布局之下,2021年年报显示,欢瑞世纪当期实现电商、直播收入1330.38万元,毛利率16.71%,仍然只是“杯水车薪”。

评论(0)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