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要闻 查看内容

锂电大趋势丨推演产业链上下游“合纵连横”-财新闻

锂电大趋势丨推演产业链上下游“合纵连横”

4月以来,盛新锂能布局上游动作不断,对智利锂业股权投资、认购澳大利亚ABY公司股权签订包销协议、推动金鑫矿业复产。

在此之前,公司刚刚披露计划比亚迪作为战略投资者,双方合作内容中便包含了一项“矿产资源合作开发”。

类似案例不在少数。

3月底,蜂巢能源还与巴斯夫杉杉一道战略投资湖南永杉锂业。

签约后,蜂巢能源、巴斯夫杉杉将各自持有永杉锂业10%的股权。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上下游合作案例的增加,可能与近期市场环境的变化有关。

一方面,国内锂盐价格运行趋于稳定,上下游合作意愿有所加强。另一方面,一季度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超预期提升,需求成倍放大,动力电池、整车企业的稳定自身供应链的诉求也愈发强烈。

除了比亚迪、蜂巢能源外,其他装机量排名靠前的企业,如宁德时代、国轩高科和亿纬锂能也在通过与地方政府或者锂盐企业合作,或者入股、收购或者合建产能等方式扩大自身原料供给来源。

“对上游也是一个好事,锂盐毕竟是周期行业,通过建立稳定长期的销售关系,短期产品销售价格可能会有所折扣,但是对于长期稳定经营来说,却可以起到一定平抑周期波动的效果。”曾供职一家头部锂盐企业长达8年的曲春(化名)对此评价称。

围绕锂盐平抑周期的需求,一种新型的产业生态正在逐渐形成。 

地方政府合作、“市场化”投资入股

今年前2个月的动力电池市场,宁德时代一家独大的格局并未改变。

相比之下,以比亚迪、国轩高科为代表的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装机量增速明显更高,其中比亚迪增速超过400%、国轩高科增速超过300%。

“下游需求成倍增长,上游供应压力随之增加。本质上,是上下游扩产周期不一致,导致的供需错配问题。”国内某锂盐企业负责证券业务人士指出。

在他看来,现阶段是下游企业的合作诉求比较明显。

“经过去年的大幅上涨后,下游普遍认识到资源的紧缺,以及本轮周期具备实际需求作为支撑。”其指出。

需要指出的是,碳酸锂等产品价格高,虽然会导致下游制造成本的上涨,却可以通过调价的方式进行传导。

买不到锂盐原料,却使得整车企业自身产能面临瓶颈,同时不利于市场份额的争夺。

比亚迪人士近期也回应称,“此前锂盐原料主要通过市场化采购获取,而且去年市场价格大幅上涨、供给紧张,未能与上游锂盐企业达成长期稳定的供应合作。”

上述背景下,比亚迪在已经布局多个锂资源的基础上,近期再次计划投入30亿元战投入股盛新锂能。

根据业内人士归纳,现阶段上下游合作可以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宁德时代,与地方政府合作进行锂资源的开发,另一类是比亚迪这种,直接通过投资入股、合建产能等方式,利用上游锂资源和产能来稳定原料供应。”曲春指出,第二种方法的见效更快。

如果细化看相关企业各自锂资源储备情况,也可看出两家公司不同的风格。

以宁德时代为例,其国外资源,主要通过入股北美锂业、澳洲矿企Pilbara Minerals等方式进行。

国内,则先后与江西和四川当地国资进行合作开发。

2021年7月,宁德时代与江西省人民政府、宜春市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在宜春建设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基地及相应碳酸锂等上游材料生产基地;同年10月,再次与国企四川能投合作,后者旗下能投锂业间接持有四川省金川县李家沟锂辉石矿采矿权。

近期,注册资本20亿元的四川康德新能源资源有限公司成立,其股东则包括了四川省属企业和甘孜、宜宾两地国资。

而比亚迪,投资上游的意识、动作更早。其与融捷股份关系密切、持股扎布耶盐湖开发公司、与盐湖股份合建3万吨碳酸锂产能,加上近期战投入股盛新锂能。

其他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也在尽力绑定更多锂资源。

比如国轩高科在江西的锂盐产能布局,与江特电机达成战略合作,与盐湖股份计划开发青海盐湖锂资源;亿纬锂能在收购金昆仑、金海锂业等锂矿企业后,还计划与蓝晓科共同开发结则茶卡盐湖锂资源。

对此上述锂盐企业人士,通过上下游合作的方式,资源开发进度会更快,“比如赣锋此前在澳洲项目,如果没有当地公司的参与,可能不会这么快完成。” 

一些锂盐龙头无暇参与?

通过上述多个案例可以看出,现阶段上下游的合作对象,主要包括比亚迪等一线动力电池企业,和位于二线梯队的锂盐企业,如盛新锂能、天华超净、江特电机等。

相比之下,作为行业龙头的赣锋锂业、天齐锂业,却始终未公布过多与下游企业合作的消息。

为何会出现这一差异?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主要是由于所处行业地位不同所致,使得行业龙头与下游企业之间的博弈会更为激烈。

“行业龙头有资源、有产能,更有成本优势,话语权更强,比如前两年锂精矿处于低位时,天齐旗下的泰利森仍然可以盈利。”曲春表示。

他认为,加上从去年开始,国内锂盐行业处于卖方市场,这类锂盐企业与下游企业的合作谈判过程中,双方博弈也会更加激烈。

以盛新锂能与比亚迪的合作为例,双方合作内容包括了一项“盛新锂能优先满足比亚迪锂盐加工”,相当于比亚迪在找到锂矿资源后,由盛新锂能进行“代加工”。

这对于行业龙头而言,便不太可能实现,毕竟代工与自产的利润率相差极大,其本身更倾向于扮演与比亚迪类似的角色。

因为,“锂业双雄”在锂矿环节已经掌握了大量短期可用的资源,即便自身产能不够用,也可以通过外部代工的方式扩大产量,从而保证自身产品利用率。

此外,一些客观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以赣锋锂业为例,公司4月6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氢氧化锂70%左右为长单,碳酸锂均为短单。

“赣锋是LG的锂盐原料主供方,此前也已经绑定了一些核心的海外供应链。”前述锂盐企业人士表示。

就国内、国外企业的谈判机制而言,很多以高镍产品为主的国外企业倾向于签订长单,将未来几年的调价机制等问题锁定,甚至有高于市场价标准进行“锁价”的案例。

国内下游企业则相对更喜欢签订短单,与上游的供销合作多数是“锁量不锁价”,部分价格调整频率要小于1个月。

在2021年至今碳酸锂等产品单边上涨行情中,国内企业通过市场化采购的方式,承受了很高的成本。

在经历市场行情影响过后,下游企业也开始愈发注重对锂资源的布局,以及加深与上游企业的合作。

天齐锂业,现在正处于港股上市的推进阶段。考虑到锂盐行业供需现状,以及上下游加强合作的行业趋势,亦不排除该公司基石投资者中会出现产业链投资者的可能。 

上下游交叉持股、竞合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研究,近期的合作案例,主要集中在下游企业入股上游锂盐企业。

这仍是由卖方市场的现状决定的。

未来随着产业链内部景气度的变化,是否会出现上游企业转为入股动力电池,甚至是整车企业的情况?

按照目前行情推演,2021年锂盐行业盈利能力快速恢复,如果锂盐价格继续保持高位,今年行业内将会出现百亿级利润的公司。

有行业内企业向记者复盘了未来的方向,资本获得快速增长后,或存在多种可能。

一种是相关企业加码自身主业,扩大锂资源储备、加大自身锂盐产能,另一种就是在产业链内部进行纵向延伸。

“如果本轮景气周期持续时间够长,上游企业不会只是盲目扩产,更可能会选择投资入股或者自建产能等方式向中下游渗透。”曲春认为。

赣锋锂业近几年的发展思路,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

根据本报记者梳理,此前该公司重点放在锂资源和锂盐产能,最终锂盐产能快速增长。

根据五矿证券的研究报告,2021年全球氢氧化锂产能、产量份额中,赣锋锂业占比分别达到22%、28%,领先美国雅保公司,位居首位。

由于矿端资源优势不如天齐锂业明显,现阶段公司继续在加码锂资源,同时也在着力打造“赣锋生态系统”。

即,覆盖锂矿、锂盐、锂电池到锂电池回收的全产业链业务布局,构建打通上、中、下游的产业生态系统。就2021年数据来看,该公司锂电池系列产品收入超过20亿元,同比增长近60%。

盐湖股份作为国内盐湖提锂龙头。此前与国轩高科达成的合作,也包括了设立合资公司,分别生产磷酸铁锂等正极电池材料和储能电池,拟设立的合资公司相互持股,深度合作,形成稳定的新能源产业链体系。

相比之下,天齐锂业受到收购SQM股权带来的巨额债务问题,现阶段主要精力仍然放在澳洲奎纳纳项目的扩产和港股上市融资上。

未来随着其债务等历史遗留问题的实质性解决,以及企业自身资本实力的拓展,亦不排除向产业链中下游延伸的可能。

而相比于赣锋锂业选择“自建”动力电池产能的方式,天齐锂业错失近两年的扩张时机后,选择入股下游企业的方式,显然要更为实际一些。

在曲春看来,虽然短期内下游合作的诉求更强一些,但是考虑到行业周期性波动的特点,上游企业为了平抑价格波动,和实现企业稳定经营的目标,长期来看也存在与加强与下游合作的意愿。

他认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上下游交叉持股与合作关系,正是锂电行业的未来趋势之一。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