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要闻 查看内容

又一家高瓴系创新药企拟赴科创板上市!与百济神州“气质”相近在售新药直接对垒-财新闻

又一家高瓴系创新药企拟赴科创板上市!与百济神州“气质”相近 在售新药直接对垒

日前,诺诚健华医药有限公司(下称:诺诚健华)完成了上交所的第二轮审核问询回复。结合两次问询来看,商业化、股东架构仍是问询重点。随着问询的深入,关于诺诚健华的组织架构也跃然纸面——原来,高瓴资本已于2021年初进入诺诚健华,持股12.78%,系最大股东。

image

诺诚健华的股东结构,标注红框的为高瓴资本

公开资料显示,诺诚健华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创新生物医药企业,主要聚焦于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两大领域。

截至目前,诺诚健华共有一款创新药奥布替尼于2020年12月获得国家药监局附条件批准上市,适应症为:复发或难治性的成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复发或难治性成人套细胞淋巴瘤(MCL)。2021年,奥布替尼的销售额为2.15亿元。

此外,诺诚健华还有6款产品处于临床试验阶段,8款产品处于临床前阶段。由于研发费用开支仍然较大,诺诚健华还未实现盈利。

在科创板上市的生物医药公司中,高瓴资本还有另一参投标的—百济神州-U(688235.SH),截至2021年10月底,高瓴资本的持股比例为12.05%。

image

百济神州的股东结构,标注红框的为高瓴资本(截至2021年10月底)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被高瓴资本相中的这两家公司,虽然有着极其相似的“表象”,但内核却是全然不同。

乍看相似的“表象”

除了均获高瓴资本加持以外,百济神州与诺诚健华还有诸多相似点。

比如:二者均有强科学家背书。百济神州的创始人兼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为王晓东,后者为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诺诚健华的联合创始人兼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为施一公,后者为西湖大学校长。

并且,二者均选聘了商业能人任职CEO;公司均为红筹架构、均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注册地均在开曼群岛等等。

在产品管线布局上,诺诚健华与百济神州又同时“相中”了BTK靶点,并各自实现了一款创新药获批上市。其中,百济神州的BTK抑制剂为泽布替尼,于2020年6月在国内获批上市;诺诚健华的产品则为奥布替尼,于2020年12月获批上市。

截然不同的“内核”

但在相似的“表象”之外,《科创板日报》记者发现,两家公司有着全然不同的内核,这主要体现在它们的经营理念上。

从某种意义上说,百济神州和诺诚健华或是代表了中国顶流医药科研者们对于新药开发模式的两种理解与实践路径:前者以高举高打为特色,后者则以精益开发为主

诺诚健华与百济神州不同的经营理念,首先体现在费用支出上。

2019年至2021年Q1,诺诚健华分别亏损2.14亿元、3.91亿元、1.49亿元;2019年至2021Q3年,百济神州的亏损额则高达69.28亿元、114.07亿元、55亿元。

其次,则体现在二者对于资金的渴求程度上。2021年11月,当百济神州拟赴科创板上市时,其拟募资高达200亿元,这是当时科创板上生物医药企业的最高融资额;诺诚健华的募资额为40亿元,仅是前者的五分之一。

最后,它们的经营理念差异还表现在药品的开发思路上。其中,诺诚健华主张做强一个产品;百济神州则力推多点开花、全产品线布局。

截至目前,诺诚健康主推的产品系奥布替尼。诺诚健华拟在后续继续推进奥布替尼作为多种B细胞淋巴瘤的基石用药开发、拓展海外市场、推进奥布替尼用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临床试验等。

可见,短期内,诺诚健华的产品开发将主要围绕奥布替尼开展,以之为核心,逐渐形成产品矩阵。同时,作为核心产品,奥布替尼的有效性数据要明显好于其他竞品。比如,在治疗复发或难治性MCL患者的有效性数据上,奥布替尼的ORR(客观缓解率,药物的临床评价指标之一)为87.9%,百济神州同款产品泽布替尼的ORR为84%。

image

另一方面,百济神州则布局了小分子药物、单克隆抗体、双抗、ADC等多种类型的产品管线。同时大力推进国际化,并已在纳斯达克、港交所与上交所三地上市。百济神州在招股书中将自身定位为:在全球两个最大的医药市场中国和美国建立商业化平台以及具备世界先进水平的高质量生产能力。

在药品销售上,目前百济神州仍胜诺诚健华一筹。2021年,泽布替尼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为6.45亿元,占总市场份额的24.6%;奥布替尼的销售额则为2.15亿元,占市场份额的8.2%。

评论(0)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