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要闻 查看内容

押注油价飙升,“原油交易之神”两个月狂赚109%!-财新闻

押注油价飙升,“原油交易之神”两个月狂赚109%!

大宗商品在2021年震荡剧烈,2022年伊始全球市场又因能源危机和俄乌交锋这只“黑天鹅”而变得更加不稳,难以把握。

但“乱世”之下,华尔街从来不缺大神。

在“股神”巴菲特多次“出手”连续近50亿美元加仓西方石油公司之际,有“原油交易之神”之称的皮埃尔·安杜兰(Pierre Andurand)及其管理的基金也因为押对全球油价飙涨而两个月狂赚109%!

安杜兰曾因准确预判2008油价史诗级暴跌、2014油价重震和2016油价反弹并都从中狂赚而“封神”。

(布伦特原油价格走势图 2007-2022 来源:金融时报)

押注油价狂飙 两月狂赚109%

安杜兰是全球最大石油对冲基金安杜兰资本(Andurand Capital)的掌门人。截至3月初,安杜兰资本管理的资产规模大约为16亿美元(约102亿元人民币)。

根据《金融时报》报道,安杜兰管理的这只商品自由交易增强基金(Andurand Commodities Discretionary Enhanced Fund)重押油价将扬,此一赌注大获成功,今年1至3月初仅仅两个月的时间涨幅就高达109%。

2022年来大宗商品疯狂上涨,油价更是比2021年底飙升了50%。根据彭博汇编显示,标普高盛商品指数S&P GSCI追踪的一篮子原材料开年至今已飙升超30%,创2008金融危机以来新高。而作为油气大国的俄罗斯和作为谷物出口大国的乌克兰近日的冲突,以及西方对俄的严厉制裁更是让大宗商品价格加速上冲。

官网资料显示,安杜兰的这只商品自由交易增强基金成立于2019年,由安杜兰全权负责,允许他在波动性较高的情况下迅速买进卖出,且该基金能够承担比安杜兰管理的其他基金规模更大、风险更高的赌注。

据悉,当时安杜兰在自己原有的大宗商品基金(Andurand Commodities Fund)之外成立这只基金的初衷是想摆脱手中现有基金在头寸和杠杆规模方面的限制。事实上,为防止基金经理过于激进,投资者通常会设置严格的风控条款。但知情人士称安杜兰很不喜欢这些束缚,认为其阻碍了更多盈利。

事实上,安杜兰“大胆”的投资风格也体现在他过去的多次押注上。2008年,安杜兰押注油价暴跌暴赚了210%;到了2020年2月,安杜兰又在油价55美元时就再次大胆预计油价将转负并一改“原油多头”作风大举做空原油,结果再一次押对,三个多月便在石油交易中获得了近3亿美元的回报。

而安杜兰也用这只更能让自己“大展身手”的基金证明了自己。根据该基金给投资者的报告显示,其在2021年的年收益为87%,而2020年的年收益高达154%。他的大宗商品基金2020年回报率也达到68.6%。

值得一提的是,事实上,自2008年来,安杜兰管理的各种基金已经为投资者创造了900%~1300%的累计回报。

牛市来了

能源和大宗商品对冲基金赚翻了

靠着这波大宗商品上涨获利的对冲基金不止安杜兰资本一家。事实上,多家对冲基金靠着这波“牛市”的方方面面血赚一波。

Dynamic Beta Investments的Andrew Beer表示,做多大宗商品的投资人,不管是靠运气还是靠技术,这几周来都有绝佳成绩。Andrew Beer共同管理的DBMF基金,今年已经上扬11%,其中原油部分贡献最多。

事实上,近几个月来,以数据和算法驱动的量化对冲基金们也在押注油气价格上涨。开始于新冠疫情爆发后全球供应链受限的能源价格上涨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因此一些对冲基金在今年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前就已经做多大宗商品和能源了。根据金融服务公司Société Générale的一份投资模型跟踪报告指出,量化对冲基金们在至少2个多月前就已经开始部署相应投资了。

“所有因素和信号都揭示现在是‘牛市’,甚至在俄乌冲突爆发前就是了,” Pablo Calderini表示。他是Graham Capital的CEO和首席投资官,旗下管理着约150亿美元的资产。

根据给投资者的一封信,Graham旗下的战术趋势型基金(Tactical Trend fund)在今年的前两个月已上涨11.4%,其中大部分收益来自于大宗商品的敞口。该公司另一只宏观量化基金也上涨了4.7%。

根据德国的投资公司SYZ Capital的流动性研究负责人Cedric Vuignier表示,在2月23日,也就是俄乌冲突爆发前的一天,量化对冲基金们便已经在大举“押注”和唱多大宗商品和能源价格将变得“非常高”。

管理着80.5亿美元资产的对冲基金CFM旗下追踪市场信号指数的基金产品2022年至今也上涨了15%,其中大部分收益也来源于押注能源价格上扬。

资产管理规模约90亿美元的、来自伦敦的对冲基金Aspect Capital旗下的主要分散投资基金(Diversified fund)今年以来上涨了9%。根据其给投资者的资料显示,最大的收益来源于石油价格上涨以及与之相关的商品价格的飙升。而“量化女王”Leda Braga的Systematica旗下的蓝色趋势基金(Blue Trend)也因其在大宗商品上的押注而上涨了11%。

一些对冲基金也因为交易其他与能源价格息息相关的资产而获得收益。由明星对冲基金Canyon Capital的前伦敦负责人Mans Larsson主理的Makuria Investment Management今年以来已经赚了12%,而其中大部分收益来自对运输绿色清洁能源的公司以及对节能减排极端重要的金属铜价格的押注。

“我们正在一轮持续的、漫长的能源、大宗商品以及‘绿色金属’的结构性牛市中。这可能持续几十年,”Larsson在给投资者的信中指出。

华尔街巨头唱多能源、大宗商品

看好清洁能源

华尔街巨头们几乎就差拿着广播大喊大宗商品“牛市”真的来了。

“大宗商品牛市旗手”高盛的观点与Larsson相似。高盛全球大宗商品研究主管Jeff Currie近日表示,“极度看涨”大宗商品,并认为可能出现长达10年的超级周期。

JP Morgan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Dubravko Lakos-Bujas受访表示,他们对能源股极具信心,有五大理由,分别是能源股估值仍低、基本面强健、信贷状况改善、业者大发股息以及对其抗通胀性。Lakos-Bujas进一步指出,能源股是极佳的避险工具,不只能抗通货膨胀,也能成为目前俄乌地缘冲突的避险处。

此外,随着ESG概念席卷全球,各家对清洁能源、碳转型类的商品资产也格外看好。

Currie指出,当前的能源转型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尝试从低浪费、低密度燃料(石油和天然气)向高浪费、高密度燃料(风能和太阳能)转型。同时,他指出,核能是人类已知的资源浪费最少、密度最高的燃料,而持续的高能源成本将推动公众舆论转向核能,因此,Currie预计欧盟分类法会将核能列为可持续能源,并认为这将推动ESG资本流入该行业。此外,他还看好铜的投资价值,并称其为“新的石油。”

而管理着9900亿美元资产的施罗德投资集团也在此前的2022年十大预测中明确表示看好大宗商品和碳交易。施罗德表示,随著COP26(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26届)之后的不断发酵,碳交易会变得愈来愈重要,并建议投资者在投资组合中加入碳权,使得资产组合不仅可变得更多元化,其与美股、美债、大宗商品的相关性低,能够进一步分散风险。

评论(0)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