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要闻 查看内容

IPO动态|抽佣司机“奖励”用户,快狗打车4年亏23亿元,价格战要打到2024年?-财新闻

据港交所披露易,快狗打车控股有限公司(GOGOX)(以下简称“快狗打车”)近日通过港交所聆讯,中金、UBS、交银国际、农银国际为联席保荐人。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据港交所披露易,快狗打车控股有限公司(GOGOX)(以下简称“快狗打车”)近日通过港交所聆讯,中金、UBS、交银国际、农银国际为联席保荐人。

快狗打车是亚洲主要的线上同城物流平台,业务覆盖中国内地、香港、新加坡、韩国及印度共340多个城市,旗下有“快狗打车”(中国内地)和“GOGOX”(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两大品牌。

据招股书,快狗打车由中国短途货运服务平台58速运和香港GOGOVAN(高高客货车)于2017年8月合并而来。该公司随后分别在A、B、C轮融资中先后获得淘宝中国、58到家、菜鸟、UBS(瑞银)等股东入股,其中A轮融资约1.23亿美元,B轮融资1.85亿美元,C轮融资6323.6万美元。C轮交易前,快狗打车估值达到15亿美元。

行业竞争激烈,4年亏23亿元

与众多网约车平台一样,快狗打车采用轻资产模式拓展服务网络,即通过数据和技术建立供应链,公司基本没有司机雇员和货运车辆。截至2021年9月30日,快狗打车仅在在新加坡雇用四名司机并租用六辆车为企业客户提供物流服务。

在业务量方面,快狗打车在招股书中表示,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下简称“报告期内”),公司托运订单数量分别为31.3百万、32.1百万、25.9百万和19.1百万,平均托运人月活跃用户分别为86.9万人、84.5万人、64.5万人和59.4万人,两项数据呈明显萎缩的趋势。

招股书还显示,2020年,快狗打车交易总额约为20亿元,占国内市场份额5.5%,然而到了2021年前三季度,该公司的交易总额为14亿元,国内市场份额下降至3.4%。

快狗打车业务量萎缩与行业的激烈竞争有关,公司对此提示,一家主要移动技术平台(下文称“公司B”)于2020年6月开始货运服务并于2021年4月进一步拓展至更多城市,导致中国内地线上同城物流市场竞争加剧;公司主要区域市场如北京、上海、成都等若干城市的竞争加剧,导致公司平均托运人月活跃用户数量、托运订单数量及交易总额均有下降。

相比较来看,公司B的经营总额则从2020年的11亿元增长至2021年前9个月的16亿元,其市场份额也相对应地从3.1%扩张到3.9%,成功超越快狗打车。据了解,公司B是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于纽交所上市)的附属公司,市场普遍认定为滴滴货运。

此外,国内线上同城物流市场上,还有业内颇具“统治”地位的货拉拉,该公司近年来占据行业市场的半壁江山,其交易总额从2020年的195亿元增长至2021年前9个月的205亿元。截至2021年10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内地城市,月活司机达66万,月活用户达840万,公司体量、市场份额均远超快狗打车,且目前仍在挤压快狗打车的生存空间。

财经网与多名网约货运司机沟通后发现,为争取公司品牌露出等原因,货拉拉与快狗都会要求司机在货车贴上本公司的车贴。在广州开货车两年多的桂哥(化名)表示,“平台经常抽查车贴,一台车做不了两个平台,只能选择一个。”在此情况下,桂哥选择了单量较多的货拉拉,放弃了单量较少的快狗打车。

平台之间的激烈竞争也导致大量司机脱离快狗打车。程浪(化名)在58速运更名快狗打车前已在成都从事网约货运行业,其主要订单来源为58速运及更名后的快狗打车,他对财经网表示,刚进入行业时,还没有货拉拉,但后来随着平台增多,司机越来越多,而到手的单子却越来越少,加上平台之间的价格战,导致单子单价也偏低。两年后,程浪选择了退出。

1

黑猫投诉上,大量司机要求快狗打车退还押金或保证金

2

有司机表示快狗提供的订单量少,要求退押金

另有部分司机表示,由于网约货运行业单子少且限制多,目前大多已转往其他行业。在黑猫投诉搜索快狗打车,放眼遍是司机要求退还押金或保证金的投诉,其中有司机表示,自去年九月加入快狗打车来没接到单子,每个月还要上传车贴,免费帮公司打了几个月广告,目前要求公司退押金。

然而,行业之间的激烈竞争并不因司机的个人命运发生动摇。为了维持市场份额,快狗打车在销售费用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其中大部分用于“奖励”用户。报告期内,该公司销售及营销费用分别为5.24亿元、2.96亿元、1.95亿元和2.31亿元。这导致快狗打车净利润承受巨大压力。Wind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快狗打车总营收分别为4.53亿元、5.48亿元、5.3亿元和4.7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71亿元、-1.84亿元、-6.58亿元和-3.93亿元,四年内合计亏损超过23亿元。

对于未来的业绩预期,快狗打车表示公司根据不断变化的市况及竞争格局,在2022年及2023年将每笔订单的平均用户奖励维持在于2021年类似或略高的水平。公司考虑到业务投资计划,预计至少截至2022年、2023年及2024年仍将继续产生亏损。

趁机分食市场,抽佣司机奖励用户

2021年7月4日,网信办通报滴滴下架应用商店。受此影响,港股和美股中的平台型公司股价走势整体承压。举例来看,货运平台满帮集团在2021年中旬登录纽交所后,股价走势明显疲软,该公司股价自从2021年年末跌穿10美元后,便保持在7~10美元的价格区间徘徊,较19美元的发行价将近腰斩。有投资者认为,此时对快狗来讲,不见得是一个上市的好时机。

上市是企业的一个战略选择,快狗打车此时选择上市必然有其考量。招股书内容显示,由于主要竞争对手的移动应用程序从应用市场下架,快狗打车从2021年下半年起在国内市场启动更激进的战略,该公司大幅增加对交易用户的奖励以增加市场份额,同时更加关注用户保留和获取。

值得注意的是,对外扩张需要白花花的银两,但快狗打车经营活动所得净现金均为负数,报告期内经营活动现金累计净流出12.2亿元,公司经营高度依赖融资活动。

从现金流上看,快狗打车在2018年至2020年期末现金从3.48亿元减少至2.17亿元,由于2021年C轮融资补充“弹药”获得净现金3.56亿元,公司2021年前9个月期末现金上升至3.18亿元。这同时也意味着,仅2021年前三季度,快狗打车已消耗2.55亿元现金。若快狗打车未来继续增加对交易用户的奖励,账上现金难以支撑其经营延续至2024年(快狗打车预计亏损将延续至2024年)。

为缓解资金压力,快狗打车一直在提高对司机的抽佣率。报告期内,快狗打车国内平均抽佣率分别为5.8%、8.2%、9.8%和11.7%,上升趋势明显。然而,该公司的净抽佣率却从2020年的8.3%下降到2021年前三季度的2.7%。在快狗打车大幅增加对交易用户“奖励”的背景下,这或意味着对用户的“奖励”来源于对司机逐步提高的抽佣率。

3

货拉拉与快狗打车计费对比

为了解快狗打车对用户的“奖励”情况,财经网分别用货拉拉和快狗打车预定一辆载重约1吨的中型面包车,从北京市泛利大厦前往北五环某小区,路途约为16公里,其计费结果显示,货拉拉需花费100元,而快狗打车仅需花费83元。

根据快狗打车的计费规则,该款车型5公里内的基础费用为54元,6公里及以上为4元/公里,按此计算,本单应收98元(与原价一致),后因15元优惠券抵扣,实收83元,“奖励”力度不可谓不大。

然而,当人们想用七个盖子盖住八口锅时,总有一口锅是没盖的。1月20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对满帮、货拉拉、滴滴货运、快狗打车等4家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公司进行约谈,内容涉及平台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会员费上涨、恶性低价竞争、超限超载非法运输、涉嫌侵害从业人员合法权益等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司机,快狗打车方将其视为客户并以佣金或会员费的形式收取服务费。尽管目前快狗打车将司机视为独立承包人的身份在经营所在的海内外市场并未受到立法者或政府质疑,但该公司也表示,无法保证司机的身份问题日后不会受到立法者、政府机构或私人质疑。

类似的事情并非没有先例。早在2021年2月19日,打车软件Uber在英国输掉一场关键的法律“斗争”,该国最高法院一致投票驳回了Uber对该裁决的上诉,维持了司机是工人而非独立承包商的裁决。这意味着,司机们有权获得最低工资、假期工资和养老金。

据互联网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宋建宝分析,对于该项判决,英国最高法从五个方面进行详细论证,其中包括司机报酬由Uber公司确定,司机没有决定权;Uber司机提供运送服务的合同条款是由Uber公司自行制定,司机对此没有发言权等。

快狗打车也表示,倘法律法规或政府机构要求公司经营所在的一个或多个区域将司机分类为雇员等其他身份,公司将须从根本上改变在相关司法管辖区的业务模式;另外遵守该等法律法规将产生重大额外费用,例如最低工资、加班及用餐和休息时间规定、雇员福利、社会保障供款、税项及罚款等费用。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