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财新闻 门户 房产 查看内容

香飘飘12亿短债未还斥资20亿理财蒋建琪家族财富缩水93亿-财新闻

香飘飘12亿短债未还斥资20亿理财 蒋建琪家族财富缩水93亿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曾以“一年卖出12亿杯,可绕地球4圈”扬名的香飘飘(603711.SH)进入至暗时刻。

2021年,香飘飘的经营业绩出现前所未有的下滑。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66亿元,继2020年之后,同比再度下降。公司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2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接近60%。今年一季度,公司扣非净利润更是出现0.74亿元的亏损。

销售下滑、原材料涨价、销售费用偏高等,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导致香飘飘交出近10年来难看的报表。

二级市场上,香飘飘股价从2019年8月跌至今年5月6日,累计跌幅达70.70%。

香飘飘是一家十分典型的家族公司,蒋建琪家族合计持有公司82.80%股权,蒋建琪家族的持股财富缩水了约93亿元。

让人奇怪的是,公司账面显示有12亿短债未还,却宣布投资20亿元进行理财。

扣非净利倒退到10年前

不进则退,这句话用在香飘飘身上也很合适。

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66亿元,同比下降7.83%。这是公司2017年上市以来的第二个年度下降。前一次是2020年,当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37.61亿元,同比下降5.46%。

此前的2016年至202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90亿元、26.40亿元、32.51亿元、39.78亿元,逐年增长。数据似乎在表明,2019年登顶后,香飘飘开始走下坡路。

与营业收入接连下滑相比,净利润、扣非净利润的表现更为糟糕。2021年,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2.23亿元,同比下降37.90%。扣非净利润为1.2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达59.31%。

一次下滑,香飘飘的净利润回到了2015年、2016年的水平,公司净利润为2.66亿元。

扣非净利润是香飘飘上市以来第三次下降。2017年、2020年,公司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42亿元、3.01亿元,同比下降幅度为1.89%、1.75%。两次下滑幅度不到2%,波动幅度不算大,但在2021年,公司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只有1.2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高达59.31%。

扣非净利润1.23亿元,这是香飘飘自2012年公开经营业绩数据以来最差的表现。2012年,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为1.68亿元。这意味着,香飘飘的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一下子倒退至10年前的水平。

根据年报披露,在全国范围内,香飘飘所有区域市场的收入均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华南、东北市场降幅超过20%,华中、西南、西北降幅超过10%。出口收入下滑幅度最大,为52.97%。唯一增长的渠道是电商,电商销售收入2.81亿元,同比增长增长17.48%。

与个区域销售收入下滑相对应的是,除了电商销售的毛利率上升1.84个百分点外,其余各区域销售的毛利率全线下降,东北、华北、华中的毛利率同比分别下降5.79个百分点、4.36个百分点、3.97个百分点。核心区域华东的毛利率也下降了1.99个百分点。

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远超营业收入,除了营业收入下降外,销售费用偏高,吞噬了利润。

2021年,香飘飘的销售费用为7.40亿元,在营业收入下滑的情况下,仍然较上年增加0.26亿元。

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2.59亿元,同比减少约0.43亿元,增长较为明显的是市场推广费、广告费,二者分别为1.98亿元、2.20亿元,合计为4.18亿元,上年为3.48亿元,同比增长约0.70亿元。

今年一季度,公司延续颓势,营业收入为4.96亿元,同比下降28.28%,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0.60亿元、0.74亿元,同比下降幅度高达2105.78%、563.83%。

经营业绩不佳,传导给二级市场的是股价不断下跌。2019年8月5日,香飘飘的股价最高达到37.85元/股,此后是震荡下跌,到今年5月6日,盘中最低探至10.99元/股,区间最大跌幅为70.96%。

与之对应的是,香飘飘的市值也从巅峰时的158亿元缩水至目前的46亿元,缩水了112亿元。公司实际控制人蒋建琪家族的持股财富也随之缩水了93亿元,目前为38亿元。

重营销理财轻研发

香飘飘有一个弊端,即不算十分重视研发创新。

从研发支出方面看,早在2014年,公司年度研发支出为0.15亿元。2015年、2016年均为0.06亿元,2017年,上市当年,突然增长至0.14亿元,2018年又缩减至0.09亿元。2019年,研发支出大幅增长至0.31亿元,次年又减少至0.23亿元。2021年,公司研发支出为0.28亿元。

截至2021年底,公司研发人员数量为67人,占员工总数的1.7%,上年研发人员数量为51人,占比为1.18%。而在2019年,公司的研发人员数量为65人,占比为1.46%。

对比发现,跟研发支出频繁大幅波动一样,香飘飘的研发人员数量波动幅度也较大。

相较于研发支出,香飘飘在营销方面的投入要慷慨很多。2021年,公司市场推广费、广告费合计为4.18亿元,约为当年研发支出的15倍。

此前的2016年至2020年,公司投入的营销费用分别是研发投入的69.83倍、22.14倍、44.11倍、16.13倍、15.13倍。

从产品方面而言,从2005年成立之日起,香飘飘就将自身定位为“奶茶专家”,以杯装冲泡形式,提升了奶茶饮用的便利性。2018年,公司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拓展至饮品领域。

香飘飘在年报中称,公司坚定推进转型创新战略,坚持“双轮驱动”,一方面推进杯装冲泡奶茶产品的创新升级,另一方面稳步发展果汁茶、 奶茶等即饮品。

今年5月5日,在业绩说明会上,香飘飘董事长蒋建琪称,公司瓶装业务处于起步阶段。此外,香飘飘旗下兰芳园瓶装系列推出咸柠七气泡水。

从目前来看,这些动作并不大,与同行包括元气森林等相比,并不具有突破性,更像是步同行后尘,暂时并未取得实效。

香飘飘热衷于投资理财,根据招股书,早在2014年,香飘飘就开始投资理财,2015年,其收益率接近6%。2018年至2020年,公司因为投资理财的净收益分别为0.13亿元、0.16亿元、0.19亿元,逐年增长。2020年底,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余额为8.59亿元。

2021年,公司的理财收益上升至0.26亿元,为历史最好收益。

今年4月29日晚间,香飘飘公告称,今年,公司计划购买理财产品单笔金额或任意时点累计余额不超过20 亿元,上述额度可循环使用。

奇怪的是,投资20亿元理财,而公司账面上还有债务未还清。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公司短期借款为11.8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0.07亿元,短期债务合计为11.94亿元。

接近12亿元短期债务不还,却投资20亿元理财,究竟是理财收益率高于债务利率,还是有不为人知的因素,香飘飘未做具体说明。




Powered by 财新闻 X3.2 © 2013-2019 Design by 财经新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